庄乾滨用毛笔修补“破碎”记忆

在大连西山老居民区,有一家不起眼却颇有名气的小照相馆,照相馆里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师傅常年穿一件老式工作服,爱跟顾客们开玩笑,他就是庄乾滨,是我国早期黑白照片着色大师,全国照相行业国家二级评委。

现在,已经77岁的他专门帮别人“修补破碎的记忆”。 发黄、粘连,污垢、破损……一张张破损的老照片经他的双手修复后变得完美了。

他是国内“人工照片修补”和“人工照片着色”的大师,是该行业里仍坚守这块“阵地”的守望者。 庄乾滨出生于1941年,自幼酷爱绘画,他从小的梦想是当一名画家,1957年在大连工人文化宫进行系统学习,18岁的时候却来到到春华照相馆做学徒,从此和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从18岁起进入到照相馆后,他把美术的技艺与照相技艺便慢慢的糅和到一起,经过他着色的黑白照片屡获大奖,并创造出了一条着色和修补技术的新路子。

庄乾滨说,我很感激自己的美术基础。 照相这一行最重要的品质首先是热爱,第二就是要有一定的艺术修养,一定的美术基础。

如果没有根基,应付顾客问题倒不大,但将来要发展到一定档次、闯出新路子就很难了。 翻开庄乾滨老人的老照片,如同走进上世纪60年代中国人像摄影着色艺术的辉煌。

“那个时候全国各地都在搞照片人工着色培训班,我从事这个行业就是因为有美术功底,而被推荐到辽宁省照相技术进修班学习着色。

”庄乾滨说,那是1960年,他当时一门心思想的是画画。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着色作品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

1964年,在全国第二届人像摄影艺术展上,庄乾滨着色的作品《红旗公社社长》在335幅作品中脱颖而出。 作为照相行业的高级技师,庄乾滨可是业内为数不多的全能型师傅,照、修、洗、着色,样样精通。

也正因如此,上世纪80年代,他被聘为辽宁省照相行业一级技师、特级技师职称考核晋级的评委。 2001年,庄乾滨正式退休,干了一辈子,退休后依然舍不得放下手里的影像。 在家附近30平方米的小屋子内置办设备,搭起暗室,影棚,继续从事老本行,并依然坚守着一般人干不了的难手艺——残片修复。

在庄乾滨的帮助下,不知有多少人因此找回了“破碎的记忆”。 晚清时期的老照片、面部有破损的照片,甚至用光不当、冲洗不当造成的废片,庄乾滨都能给它修完美了。 有些喜欢收藏老照片的市民甚至从北京、上海等地专门跑来找他修复照片,因为目前能修复残片的人,全国也找不出几个像庄乾滨这样的人。 坐在修片架前,工作着的庄乾滨凝神聚气,“着色、修片可马虎不得,因为是在照片上画画,一笔画错,整个照片就完了。

”庄乾滨说着,一旁的油彩、水彩,各种各样的油画笔、水彩笔、尖头裹着棉花的竹扦,都是他化腐朽为神奇的工具。

“这一行当要干得好,首先要有美术基础,会画画,有扎实的基本功,其次,对摄影的各个流程和技艺都掌握。 这需要全套的功夫,修整、上色、放大,可懂全套的人很少,这一传统技艺,会的太少了。

”因为有给老照片着色和修整的绝活儿,他给许多市民圆了“梦”。 以前,很多人家都只有黑白照片,可经过庄乾滨老人的手,就有了红嘴唇,绿军装,成了“彩色照片”。 3年前,金州区一位老人想给在解放战争时期牺牲的弟弟立碑,可找来找去,只找到一张集体照,弟弟在照片中只有米粒儿大小的头像,而且还是上学时照的。 庄乾滨花了一周的时间,把这张照片剪贴、修整、翻拍,再放大。 老人望着弟弟穿着军装的英俊的照片,感动得直流泪。

近年,用电脑软件合成、修复照片也成了流行趋势。 “用电脑确实方便、快捷,所以我这门手艺学的人太少了。 ”对此,庄乾滨表示了自己的担忧,人工修复有着不可取代的优势和特点,不懂面部骨骼结构组织的人用电脑也很难修复出完美的照片。

庄乾滨已经在这一行干了50多年,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他到底为多少老照片修整、着色过?庄乾滨笑着摇头:“数不过来了。 ”如今他依然是这块阵地的守望者。

“我会一直干下去,直到干不动那天。 ”庄乾滨说。

上一篇:庄严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政府党组副书记

下一篇:庄家彬:希望国际人才嘉年华巩固香港国际创新人才库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