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几道《蝶恋花·梦入江南烟水路》原文、翻译及赏析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

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为难消魂误。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证。 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译文和注释「翻译」梦中走向了烟水迷蒙的江南路,走遍了江南年夜地,也未能与拜另外心上人相遇。 黑甜乡里黯然断魂无处诉说,醒后为难不已全因梦中消魂误。

想诉说我的相思提笔给你写信,可是雁去鱼沉,到头来这封信也没能寄出。

无可何如徐徐弹筝抒发离情别绪,移破了筝柱也难把怨情抒。 「注释」⑴蝶恋花,别名“鹊踏枝”、“凤栖梧”。 唐教坊曲!独终录贰墩抛右按省凡⑷搿靶∈鳌,《清真集》入“商调”。 双调六十字,上下片各四仄韵。 ⑵消魂:灵魂覆灭。

多以名哀思愁苦之状。 诗文中常以鸿雁和鱼作为传递手札的使者。 古乐府《饮马长城窟行》有“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舳肜鹩,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

上有加餐食,下有长相忆!庇帧逗菏椤に瘴浯酚小敖淌拐呶降ビ,言皇帝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因合称手札为鱼雁,亦有以鳞代鱼,以鸿作雁者。 另亦指传手札者。

⑹终了:纵了,即便写成。 无凭证:不成靠,靠不住。 ⑺移破:犹云移尽或移遍也。 破:唐宋年夜曲术语。

年夜曲十余遍,分手序、中序、破三年夜段。

张相《诗词曲语词汇释》:破,犹尽也,遍也,煞也。 「赏析」此词上片写梦里相思。

下片写醒后遣怀。 全词说话清畅,而抒怀有递进、有抑扬,故沉挚有力。 首先三句:“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是说梦游江南,梦中始终找不到拜另外“心上人”!靶芯 倍,状黑甜乡倏忽和求索之苦;求索之苦又反应忖量之深,出于梦中的潜意识勾当,深更可知!把趟贰比中闯鼋暇拔锾卣,使黑甜乡显得斑斓。 上下句“江南”叠用,加深豪情气力。

接着两句:“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为难消魂误”,这两句写得最超卓,它暗示梦中找不到“心上人”的“消魂”情感无处可说,已经够难熬难得;醒来沉思,加备“为难”,更感受这“消魂”的误人!跋辍倍,也是前后重叠;但重叠中又用反跌机势,递进一层,比“江南”一词的重叠,更加盘曲,自然也就备增绵邈。

这种以反跌为递进的句法,词中不多见。

词之上片,写梦中无法寻觅到离人。 下片转写寄信事。 起三句:“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证”,说的是写了信要寄无从寄出,寄了也得不到回音。 相思之情,真到了无可弥补、无可表达的境地了,那只好借音乐来排解。

结尾两句:“欲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用的乐器是秦筝。

古筝弦、柱十三,每根弦有柱支撑,“柱”左右移动以调理音高,弦急则高,弦缓则低。

她借低音缓弦抒发伤另外情怀,移遍筝柱难免是“断肠”之声。

以“缓弦”、“移柱”来表达其“幽怀难写”,可见以步履写心理,自有其妙处。 冯煦《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称小晏亦是“古之沉痛人”,所以写出来的词,“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 这首词就有这种淡而有味,浅而有致的奇特气势。

上一篇:《我修的字斟句酌是假仙》

下一篇:2014年上教师资格证考试真题:中学《教育常识与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