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传承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袁老头的“养生汤”被证明有效之后,此后的几天,王勃犹如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迫不及待的在身边的几个女朋友间轮流做着实验。

几天的实验下来,王勃发现,这养生汤,在增强男人的持久力方面,的确有奇效,不仅在做的过程中让他精力旺盛,神勇无比,做了之后,也没有以前那种过度战斗后的腰酸背痛,疲倦不堪。 他像被男人滋润过的女人们一样,第二天起来后,一扫以前的萎靡不堪,变得神采奕奕,精神饱满,犹如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效果是不可思议的好,让王勃兴奋不已的同时又感觉不可思议,一度担心这药是通过透支他的生命力才达到这种巅峰状态的。 为此,一周之后,他还特意让姜梅陪自己去西南医院做了一个全身体检,发现自己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十分健康,全在一般水准之上后,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梅梅,今天下午你请个假,我们去商场买点好东西,去感谢一下袁伯。

袁伯他老人家,对我,可是有再造之恩呐!”拿到体检结果后的王勃对姜梅说。

吃水不忘挖井人,这段时间,他天天都感觉自己处于一种满血复活的状态。

现在体检结果也出来了,身体无亏,自然应该去感谢那个将自家传承了一两百年秘方无偿献给了自己的袁老头一番。 “嗯。 ”姜梅点头。 听姜梅说袁征喜欢喝两口,王勃便拉着姜梅,先去烟酒专卖店买了一箱茅台酒,又去超市买了不少适合老年人吃的补品,随后一起开车去袁征的家。

上次给姜梅写方子的时候,袁征随便留了自己的家庭住址和电话。

袁征的家在江北区的观音桥。 快到小区的时候,姜梅给袁征打电话。 但一连打了两次都没人接。

“不会袁伯不在家吧?”王勃说。

“袁伯的腿还没好,回到家也不可能到处走啊?”姜梅皱了皱眉头,“难道还没出院?”“那你打114查下骨科医院住院部的电话,打电话问一下。 ”王勃给姜梅支招。

“我马上查。

”姜梅通过114查到了双庆市中医骨科医院的电话,几通电话打过去,得知袁征已于五天前出了院。

“已经出院了,小勃,怎么办?”姜梅道,有点不知所措。 “先去袁伯的家看看。 你打电话的时候袁伯在上厕所也说不定。 ”王勃叹口气,说。

他和姜梅兴匆匆的跑过来谢恩,却联系不上恩人,这多少有些令人泄气。

袁征所住的小区是一片新建不久的电梯公寓,临近繁华的观音桥步行街。 从这个也能看出对方的经济条件的确不错。

两人将车驶到小区的路边停好。

由于不知道对方在不在家,便没有拿上门的礼物。 上电梯的时候,姜梅又打了一遍袁征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但依然没人接。

“没事儿。

老人家腿脚不方便,如果是上厕所动作也没那么快。

我们直接去敲门好了。

”王勃见董贞眼中带着担心,抓了下女人的手,安慰说。 “嗯!”姜梅点了点头。

“叮!”的一声,12楼到了。 姜梅迫不及待的迈出轿厢,匆匆朝12-5走去。 王勃紧跟在后面。 前面的姜梅很快来到袁征所住的房门前,扬手就待敲门,然而,手刚刚扬起,却一下子凝固在半空!在王勃的视线中,姜梅的面色巨变,瞳孔急速的扩张,直盯着贴在防盗门上的一张白纸,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白纸上是个通知。

通知:姜梅女士,此屋的户主袁征袁先生(身份证号:57283*************)已于2002年2月16日去世。

袁先生留有遗嘱一封,请你见到此通知后带上你的身份证和户口簿到社区居委会办理遗产交接事宜。 双庆市江北区观音桥街道大苑社区居民委员会。

2002年2月20日。 王勃陪着木偶一样的姜梅跑居委会,跑民政局,公安局,区公证处,房管局,银行等无数衙门,然后将袁老头名下的那套80多平方的两室一厅以及存折下的那个还剩下三十多万现金的存款全部转移到姜梅名下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 遗产交接的过程不甚愉快,不少公仆因为羡慕,嫉妒,想分一杯羹等各种心态甚至故意拖拉,无中生有踢皮球,设置人为的障碍,直到王勃不得已表明自己的身份后,一直不太顺畅的流程这才流畅起来,相关的公务员们也才终于有了点“为人民服务”的样子。 事情办妥后,姜梅说想去袁老头的墓地看看,给对方上炷香。 “应该的。 ”王勃点头。 于是,在一个没有风的下午,两人一身黑衣黑裤,开车去了龙台山陵园。

按照袁征的遗嘱,他死后,他的骨灰将被埋在这里。 这里也是他妻子和女儿的埋骨之地。

早在他妻子去世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妻子的隔壁提前订好了他自己的墓地。

龙台山陵园位于九龙区的含谷镇,依山傍水,风景十分的秀丽。

两人带上香蜡钱纸,供果,焯过水的猪头肉,以及三束白菊花走进墓园,在陵园向导的带领下来到袁征一家人的埋骨之地。 “就是这里了,你们自己祭奠吧。

祭奠后注意等蜡燃完之后再离开,防止火灾。

”墓园内的向导提醒两人说。

“谢谢大姐,我们记得的。

”两人朝向导点头致谢。 向导离开后,两人开始在袁征一家人的墓碑前点香烧纸,鞠躬跪拜。

看到镶嵌在墓碑上的那个音容宛在的熟悉笑脸,压抑了许久的姜梅终于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几天时间,姜梅虽然压抑,情绪低落,但却一直没哭。 直到现在。

“别哭了,梅梅。 居委会的李大妈说袁伯走得很安详,他们开门看他遗体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 在这个眼花缭乱,但却孤苦伶仃,没有亲人的世界,他估计也待够了。 而这里却有他的女儿和妻子,如果不是手里的方子让他记挂着找不到传人,他怕是很早就想下去见他的亲人们去了。

“所以,袁伯他也是求仁得仁,也算是心愿已了,没有什么遗憾的。

“而且,你看,这里的风景也不错,背山望水。 这袁老头,倒是会给自己一家人挑地头。

”说着,王勃望向袁征的墓碑,跪了下来,双手合十,一脸肃穆的说:“袁伯呐,你老人家就放心的去吧。 作为你的异姓传人,我会把你的遗志,把你的方子继承和传承下去的。

尤其是你对我最后的那个叮嘱:自己用,喝纯的,给外人用,一定要兑水”“噗”眼泪花花的姜梅终于破涕为笑,扬起拳头打了他一下,嗔道,“你这人,这个时候干嘛说这个?就不能严肃点嘛?”“袁老头这是喜丧,他自己都走得开开心心,了无牵挂的样子,我实在伤心不起来呀!”王勃摊了摊手,挤眉弄眼的说。 十分感谢“禅夜”老弟2000起点币的厚赏!十分感谢“书友20170408151106857”老弟2000起点币的厚赏!十分感谢“kevinzkr”老弟1000起点币的厚赏!感谢“恋了没有”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0o会上树的猪,起了100名字都重名,魔法门og,3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

上一篇:第2090章 冰火之刃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