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傲小姨子身体横冲直撞 她销魂大叫

  小镇和中国所有的古镇一样,落后而安静。 镇上的大户人家屈指可数,岳母家算是一户,倒不是她有万贯家财,而是她拥有5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并且有了5个一个比一个厉害的女婿。   我这个排行老大的,算是最窝囊的,40岁了,才当上镇小学的校长。

其余的不是百万富翁,就是科级干部,连的老公都是装修工程公司的小老板。

  比她大姐小整整10岁,长得比几个姐都好看,是岳母的掌上明珠,姐们也都呵护着她,这可能跟她出世不久岳父就去世有关。   但不知咋的,我觉得这位不地道,她性格不好,内向、娇气,说出话来,连天井里最没脾气的乌龟都能气得撞头。

  特别是她那两道秀气高挑的眉毛,怎么看都藏着一股妖气。 当然,她也瞧不起我这个吃粉笔灰的大姐夫,开口闭口总是有意无意拿话肘子捅我。   事情发生在岳母去世之后的那个夜晚。

办完丧事,一对一对的夫妻都说忙,带上各自的儿女走了。   妻也去收拾荒废了一个多月的家,偌大一座房子,剩下我一个人在客厅枯坐。 说实在的,我有点伤感。

  岳母没有儿子,把5个女婿当儿子一样疼爱,特别对我这个在身边的大女婿,她寄望甚高,家中大到嫁女相婿,小到针头线脑,她都要和我商量。   逢年过节,她有什么好吃的,也会偷偷地给我留着。 她这一走,平时热热闹闹的一座大房子,恐怕就要冷清了。

  进来了,她不拿正眼看我一下,径自走进她结婚后尚未搬走的侧房,不知在里面鼓捣什么。

一会儿她出来了,硬生生地问我:妈留下的金首饰要怎样处置  我胸口腾地冒起一股火,岳母尸骨未寒,她的掌上明珠就想来分她的首饰了,真应了“女儿贼”这种说法。 我没好气地说:不处置,明年择个吉日,连同妈的骨灰一起下葬。   鼻孔里“哼”了一声,站起来骂了我一句:“狗屁校长。

”  “你说什么你再骂一句。

”  “我再骂10句,狗屁校长狗屁校长……”  我受不了她的辱骂,把积攒了多年的忿懑、嫉恨,还有岳母去世的悲伤都集中在手掌上,“啪啪”地朝她的脸孔砸下去。

  令我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停止了叫骂,但却高傲地扬起头,连同嘴角的血丝流出的,竟是暖暖的笑。 事情发生在岳母去世之后的那个夜晚。

办完丧事,一对一对的夫妻都说忙,带上各自的儿女走了。 关键字:。

上一篇:备胎不用也要保养 别到关键时候发现不能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