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档案主角是许越,徐青青,是由酱爆茄子创作的恐怖类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棺材里面,放着一具尸体,尸体被人切成了两半。

就好像平常我们切豆腐一切,都是从中间横着一刀,然后将豆腐一分为二。

...这一幕可吓坏了不少人,就连徐青青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噹一声,刀子砍在旭哥前面的水泥地板上,乍一看旭哥,这老小子虽然没开口求饶,但脑门儿上全是豆大的冷汗,身子跟落了水的小鸡似的抖个不停。 “准备钱,今晚来局子里面保释你们旭哥。

”丢下一句话,我像拖死狗一样拖着旭哥往帕萨特走,期间没一个人敢动手的。 今天县城上到公安局,下到辖区派出所,所有地方全部爆满。 凡是那几个村子附近有过犯罪前科的人,没一个落下。 好多记者大街头上采访,也不知道我是咋滴,对于记者总有天生的仇视。

如果我才来报到第一天就打了一个记者算是破了这县城前例的话,那么今天我打了四个。

一橡胶棍下去,看不出皮外伤,肉里面全是淤青。 徐青青被我唬得一愣一愣的,直骂我是个疯子,不过就喜欢我这种性格。

我感觉,她对我的态度变了很多,就是仿佛接纳了我这个新成员一样。

表面上大家有说有笑,但是想要融入到这个集体,却是非常的困难。 我摆了摆手,苦笑着说:“成了,我估计明天得上头条,天知道我还能不能继续在刑侦大队呆下去。 ”徐青青眼睛瞪得贼圆,眼瞳子咕噜一转,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问:“你好像很恨那些记者,是不是有啥故事,说出来我听听?”我张了张嘴,喉咙里跟有鱼刺卡着一样,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到现在都还能记得四年前那些记者为了上头条,私自闯进警戒线,侮辱安莹尸体的那一幕。

回到警局,到处都是人,只不过我们刑侦大队那里有些冷清。 一眼看去,周围全是警戒线和全是警察,我心里面咯噔一声,赶紧推开人群往前走去。 当看清堵在我们刑侦大队办公楼的东西时,脸色猛变,那里一共有五口大红棺材,每口棺材上面都写着我们五人的名字。 张扬暴跳如雷,指着那五口棺材问周围的人说:“谁他娘的告诉老子,这五口棺材是怎么运进来的,门卫呢?”徐青青脸色也不好看,视线古怪的看着堵住门口的棺材。

“看监控了么?五口棺材不是说运进来就能运进来的。 ”我找到张扬,问了句,凭谁忽然看见别人被自己准备了棺材,心里都会不爽。 只不过,现在要弄清楚,给我们准备棺材的东西到底是人是鬼?县城的治安我也知道一些,以前虽说有一些人和当地警察有些仇怨会私底下报复,但这些人都有个度。 光天化日往刑侦大队办公楼送五口棺材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

张扬摇摇头,脸色跟吃了苍蝇一样,说:“当时警卫室的人全部忙活去了,有人进去掐断了那个时间段的监控。

”今天的事情,可算是明着抽刑侦大队的耳刮子,啪啪响。 人口连续失踪本来就让我们定了很大的压力,今儿又发生了这么一件晦气事,张扬这下子真急眼了。

原本有人想要搬开这些棺材,可是被张扬阻止了,他摸了根烟点着,一个劲儿的冷笑说:“别,放着,我倒要看看这里有谁能把我们刑侦大队装到棺材里面去?”大白青天的,看着眼前这口棺材,我居然没由来的打了好几个哆嗦。 “越子,你该不会被吓尿了吧?”黑子笑着来拍我的肩头。

忽然间,我眉毛跳了跳,一股子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在发麻的头皮下往那五口棺材跑去。 在场好多人都被我这种动作吓到,他们更多的是不理解我为何会这么激动?冲到棺材面前,我整个人顶住棺材盖儿,这玩意儿挺重,整张脸都憋得通红。 黑子他们也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跑过来帮我,咣一声,棺材盖儿被推倒地上。

当看见棺材里面的东西时,我脊背骨冒出一股寒意,胃里更是一阵翻腾。 一些心理素质丑的人,当场吐起来。

张扬整个人都在打抖,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生气?棺材里面,放着一具尸体,尸体被人切成了两半。 就好像平常我们切豆腐一切,都是从中间横着一刀,然后将豆腐一分为二。

而这具尸体,正是被人像切豆腐一样横切两半,内脏流的到处都是。

我没有停留,忍着恶寒,继续打开其余四口棺材。

丧心病狂的一点是其中居然还有一个年纪十多岁的娃儿。 他的肚子被人捣鼓开,里面塞满了女性的头发,乱糟糟一蓬。 。 徐青青转过身去,不管她再怎么女汉子,终归是个女人。

看着眼前这娃儿的死状,别说是女人,连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儿心里也是说不出来的憋屈。 “查,这次就算把县城翻个地儿朝天也要把那个人揪出来,我倒要看看这个人的心到底是不是黑的?”张扬站在原地,气得直打哆嗦,差点两眼一抹黑硬生生的气昏过去。 如果说把五口空棺材堵在刑侦大队办公楼前是挑衅刑侦大队的话,那么把五口装着尸体的棺材堵在这里,就是挑衅法律了。 而且,这个人完全没有道德,已经丧失了人性,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 简单点,这凶手就是一条疯狗,逢人就咬。 几分钟后,张扬不得不让法医带走这些尸体,这些人的身份需要验证。

我有种直觉,这些人就是失踪人口。 而送棺材来的,可能就是那个凶手,即便不是和他也有很大关系。

线索全在这五口棺材上,为了揪出那个人,整个公安局周围的摄像头全部一一调取。

要一口气运送五口棺材来刑侦大队,就必须用大卡车。

而我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具有空旷空间的车子上,可是查遍了附近的摄像头,根本没有任何符合这种话特征的车子。 监控室里面,非常安静,谁都不说话。

所有人都迷糊了,我们查遍了那个时间段的所有路口,根本就没有车子开到刑侦大队里面。

难不成,作案的并不是人?刚有这个想法,我赶忙摇摇头,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出脑外。 张扬手机响了,他按下接听键,听了会儿就挂掉电话。

随后他转头看着我们,脸色一阵变化,最后深深吸了口气的说:“那五个人,根据尸检鉴定,死于高强度硫酸腐蚀。 ”。

上一篇:红色档案许越,徐青青

下一篇:红色档案许越,徐青青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