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档案》是由网络大神酱爆茄子创作的恐怖类小说,此书的主角是许越徐青青,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作者文笔细腻,大家可否知道历史上显著有名的案件,黑色大丽花,开膛手杰克,电锯惊魂夜?其实还有很多案件没有公布出来,一旦将这些案件公布,那么所谓的黑色大丽花和开膛手杰克这些将会变得非常平庸。 我要做的就是举起火把,将那一片黑暗照亮,让大家看到黑暗中究竟有什么?根据真实案列改编,我称它三宗最,最变太,最烧脑,最恐怖!精彩章节我摊了摊手,表示无所谓。

接下来我把手机连在了投影仪上,打开大荧幕,昨晚被我拍到的那个模糊人影立马出现。

他们也不开玩笑了,睁圆了眼睛。

“昨晚想要用铁丝勒死我那个人就是这个,如果不是我发现的早,估计你们在找到我时,我已经是具尸体了。 ”我指着大荧幕上的人说了句,紧接着开始分析起来:“根据这个人偷袭我时的特点,此人力气断断续续,应该上了年纪。 还有,他的头发很短,扎手,是个男性。

”张扬他们点了一支烟,紧紧看着荧幕上的照片,只不过太模糊了,由于是半夜用闪光灯拍出来的,所以照片上只能看见那一双发亮的眼睛。

“看看能不能技术还原,无论如何,也要找到这个人。 ”张扬站起身来,冲眼镜儿吩咐了句,后者点点头,说这照片想要还原有点难度。 我摇摇头说:“不用,我已经划分好了几个村子,永康,上饶,古城,富城这四个村子里面任何上了年纪,有过犯罪历史,游手好闲的都要调查,一个都不能放过。 ”“另外在村子附近发出禁宵令,只要黑了谁都不准出来。 ”这时候,眼睛阴阳怪气的笑了声,说:“人家想要尿尿,难不成让人家憋着?”“别说尿尿,就算拉屎都要给我在房子里面解决。 ”我不知道自己咋惹上了这个眼镜儿,都这个时候,他仍然不忘记跟着我唱反调。

而且这个人看着有些阴柔,怎么说呢,就是不管咋瞅都让人不舒服。

这个眼镜儿,以后绝对会坏事。 看了他一眼,我转头冲着张扬说道:“长队,你去请求支援,把警力全部集中在那几个村子,另外全部弄成便衣。 因为到现在我们都还不知道,那个凶手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伙。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那么也太可怕了,能让十六个人接二连三的消失,真不敢想象这到底需要多大的能耐?为了破案,来到这县城我也没有时间回家过,看来得抽一个时间去家里看一眼。 短短一个中午的时间,那几个村子里面有过犯罪前科的资料,全部放在了我们的办公室里面。 俗话说山高皇帝远,我们这个县城接近西双版纳那边,别的不说,光天化日杀人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总之就是一个乱字。 正是因为这点,光是桌子上的资料就摆着厚厚一沓,深深吸了口气,张扬站起来冲我们下令说:“这上面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这次老子倒要看看,掘地三尺那人咋躲?”一时间,整个县城全是便衣警察,我被分到了徐青青那组,由她带着我去排查。

在某些方面,她们这些老警察的经验要超出我这个菜鸟。

坐上她的帕萨特,啥也不说,一脚油门到底。 车子就跟离弦的弓箭一样,嗖一声飞了出去。

今天整个县城乱成一片,大街上全是跑的,那些人被便衣找上门,以为自己又犯了啥事,他们可不会乖乖站着让人逮,撒开腿丫子就开溜。

被逮到的后果有点惨,那些便衣也不含糊,按在地上拿着橡胶棍使劲儿招呼。

别说警察打人不对,对于那些人只有朝死了招呼,让他们怕你,这样才会安生。

我坐在车子上,看见有个黄毛脑袋上全是血,尽管这样,那几个便衣依然没有停手,这时候也不顾不得啥外不外伤的。

一般警察打犯人很有讲究,橡胶棍打出来的全是内伤,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和证据。

这下子整个县城都慌了神,便衣这边眼看连续失踪十六个人,他们也开始坐不住。 而那些人则是以为县城突然出现这么多警察在街上公开逮人,以为要变天了。

一家麻将馆,我和徐青青走下车子,看了眼手中的资料我顿时就笑了。

看来还有个刺儿头,混混老大,在当地小有名气,我们这里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出去谁也不买谁的面子。 “资料上凡是有过犯罪前科的人都不要放过,一定要把那个凶手给我找出来。

”徐青青当时挺霸气的,从车子里面抄起一根甩棍就往麻将馆里面走去。 我就这样赤手空拳的跟在徐青青后面。 才走进麻将馆里面,二手烟熏得我赶紧捂住了鼻子,不少穿着人字拖的混混,把脚搭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抽烟,嘴里叫骂着脏话。

看见徐青青这么个前凸后翘的大美人走进来,有个小混混更是趁徐青青不注意,一巴掌拍在了她屁股上。

这下可不得了,我见徐青青这娘们儿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我赶紧往后推了步,好笑的看着拍徐青青屁股的小混混。 他娘的老虎屁股都敢拍?徐青青相对于那些便衣来说可不留情,甩棍抽出来,朝那个混混头上就是一钢管。 咣一声,混混一声惨叫,随即倒在地上直抽抽。

不等里面的人站起来,徐青青掏出证件冷冷的说了句:“警察办案,所有人抱头蹲在地上。

”“呵呵,警察,老子好怕?”一个光着膀子的小平头站了起来,应该就是那个叫旭哥的老大,手底下开着几个赌场,还有几家鸡店。

平常没啥事,我们这边也懒得自找麻烦,他们只要安生点,倒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惜张扬急眼儿了,一心要把县城搅得底朝天,也活该这些人倒霉。

徐青青不紧不慢收起证件,冲旭哥说:“我不想大家难看,自己走,要是等我动手到了局子里面性质就不同了。 ”那个旭哥自然也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否侧就不会大白天集中这么多人在麻将馆躲起来了。

当然,对于我们找上门来,他肯定也早就猜出来。 不过,这个人明显比我想的还难整,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犹豫了下,接着摇摇头说:“有种,你就动手。 ”这句话才说出来,这里的气氛顿时拔剑弩张,差点打起来。 最直接的是徐青青这娘们儿,孤身一人抄起根甩棍就冲对面二十多个人冲去了。 这架势还能说什么,只有靠武力解决。

我抱着头就忘外面跑,都说柿子捡着软的捏,好几个人拿着那种开山刀追我。 这种场面,还真一点都不夸张,混混打警察,经常发生的事情,在别处或许是大新闻,不过在我们这个县城已经是司空见惯。 徐青青骂了我句废物,愣是一人在那些混混群里面十进十处,土生土长的人,不管男女,虎得很。 能进刑侦大队,这娘们儿的拳脚能耐,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甩棍在她手里面,跟生了眼睛似的,一棍子甩过去,咣一下,就有人抱着头睡在地上。

那个旭哥挺聪明,趁乱想要制服我,提着半米长的开山刀就往我追过来。 我笑了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这下子可就乐呵了旭哥,这人下手不讲情面,往我脸上横砍过来。 如果是平常人,得砍掉半个脑袋。

下死手么?这可就坏了两边的规矩了。

就在刀子刚在砍在我的脸上时,我动了,一只手稳稳的卡住旭哥的手腕,另外一只手按在他的膀子上,一使力,咔嚓一声,愣是生生把他膀子卸了。 随后我把他按在地上,捡起地面的开山刀,二话不说就往他的脑袋砍去。

上一篇:红色文化研究院申请书(单位)word免费下载

下一篇:红色档案许越,徐青青免费全文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