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当夜,黄汗伟现身旺角的钻石夜总会。

这个夜总会他平时没少上来,主要是为了避开赵蕥芝出来偷吃,经常跟同事上来找一些合眼缘的老泥妹发生关系。 但是今晚,黄汗伟他注定没这个兴致,手上的酒杯更是不断的添杯。

老泥妹,其实就是一些处于道德边缘的少女。

她们喜欢勾搭的男人,但求一个刺激。 也有四处度宿以求洗澡换衣,以谎言骗得数百元吃喝换乐。

这种问题少女,在夜总会除了小姐之外,可以说是第二类最常见的人。

譬如主动靠上黄汗伟的这一位,少女开口勾搭黄汗伟道:“大叔,你还记不记得我啊?”“嗯!?”黄汗伟不耐烦看了她一眼,没有任何表态的继续喝酒。

问题少女没想到自己会吃瘪,以她现在的年龄和相貌,绝对可以堪称大叔杀手,黄汗伟居然对她不来电?难道是一时没记起她?有这个可能,故以少女再次卖乖提醒道:“哩!上次你还给了我几百元书本费,叫我好好读书的阿啊。 ”这一次,黄汗伟连头也不抬,撵了撵手打发道:“对不住,我不认识你,没什么事的话,希望你不要打搅我。 ”“挑!在床上那时候又不见你这么说?”见状,这位阿也不继续扮淑女,直接对黄汗伟竖起一根中指。

要不是为了跟黄汗伟拿几百元生活费,像他这样的样貌少女绝对是看不上。

在遭到对方明言的拒绝,啊嚼着香口胶离开座位,继续四处游荡寻找合适的目标。 而在边缘少女离开没多久,一个身穿正装的男人走向黄汗伟,这个男人没有开声与对方打招呼,而是一只手直接搭在黄汗伟的肩膀上。

原本就有气没处撒的黄汗伟,还以为刚才那个老泥妹去而复还,其实就是想问他要钱,当即黄汗伟炸毛的吼道:“都说了别烦我!要钱是不是?拿去!拿去!”黄汗伟醉醺醺掏出钱包,将好几张百元面值的纸钞甩了出去。

“老同学,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你还是以前那么没耐性。 ”走上来的男人见怪不怪,将那几张纸钞重新放到黄汗伟面前。

“你是?”黄汗伟眯了眯眼睛,以图让自己的视线聚焦。 “记不记得中三那一年,我们一起去掀女生的裙底,最后你还怂恿我去摸人家屁股,结果你就给学校记了大过,我就直接被勒令退学。 ”“哦”黄汗伟晃动着手指,不断通过回忆说道:“你是陈陈朝武。 ”“不就是我咯。

”陈朝武无所谓的笑道:“听人说你现在做了医生,看来是前途无量哈。 ”“什么前途啊,还不是打一份工。

”黄汗伟晦气的说道。

再次想起赵蕥芝白天说的那番话,他现在对赵蕥芝来说连废铜渣废矿都不如。 “喂。 ”陈朝武递了一支香烟上去,问道:“你今晚什么情况?搞到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唉,家丑不外扬。 ”黄汗伟回避了这个问题,过滤道:“你呢?现在在哪里发财?”叫了一杯酒水,陈朝武说道:“那年我没读书之后,就跟着父母移民去米国,最近正好有时间,就打算回来看一看。

”“这就难怪,当时你无缘无故消失了,我还以为是跟我绝交呢。

”黄汗伟搭话道。

“嗯,我现在大西洋城的一间赌场做赌区经理,生活方面勉勉强强过得去吧。 ”陈朝武摊了摊手道。

听起来好像不得志一样,实则他这个赌场的赌区经理,收入肯定高过作为医生的黄汗伟。 不过后者如果懂得收红包的话,也未必会输于他。

“你在赌场里面做?”闻言,黄汗伟泛出一点异样的心思。 能在赌场中担当职位的人,自身肯定跟社团有关联。 自己不正是要找人教训那对奸夫淫.妇吗?就是不知道这个老同学够不够料。 听闻那个叶景诚有上亿的身价,真要这样多多少肯定会有些关系。

万一陈朝武只是稍微比小瘪三好的人物,到时候别说是教训叶景诚跟赵蕥芝,别到头来连他自己都给搭上。 “怎么?看你现在的样子,好像对你老同学不是很有信心啊。 ”不知道是不是醉人的酒水入肚,让陈朝武说话少了几分忌惮。

还是说他一开始留意到穿黄汗伟,就是抱有其他的目的,才找了个机会故意上来搭话。

“你在那里的社团,拿不拿得了主意?”黄汗伟把话敞开来说。 一来嘛,大家是老同学,就当平时聊下天。 二来陈朝武说不定还是条过江龙,那到时候他去找叶景诚麻烦,叶景诚想要查清楚对方的底细也会比较困难。 “你想做什么先?”陈朝武饶有兴致看着黄汗伟。

黄汗伟一想到那两个人,拳头就不自觉的握实,下决心道:“帮我教训一对奸夫淫.妇。 ”陈朝武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他在所属社团的地位虽然不算高,但是好像这种捉奸的事情,随便找几个古惑仔都可以应付,还要来麻烦他?仿佛是看穿了这一点,黄汗伟添油加醋说道:“你不知道,那个男的非常有钱,而且还应该有点势力。 ”“哦,那又不一样。

”陈朝武瞬间来了兴趣,在他眼中,有钱人的钱就是最好赚的。

“行不行,你说句老实话。 ”陈朝武有信心是他的事,但是黄汗伟对他不知根底,自然就要再三的确认。 得知自己被人小看,陈朝武压低了几分声线,问黄汗伟道:“华清帮你听过没有?”“你是华清仔!?”显然,黄汗伟对这个华清帮,还是略有耳闻的。

它的存在就跟港岛的新义安、呆湾的竹连帮、岛国山口组一样,是一个区域中势力极庞大的社团。 “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怎么多谢我?”看到黄汗伟略显惊讶的表情,陈朝武开始向黄汗伟索要报酬。

“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白做的。

”黄汗伟眼神凝视前方,仿佛看到了叶景诚的身影。 恶狠狠说道:“二十个你看够不够,只要结果让我满意。 ”“哇嗨,你一个医生随手就是二十个,看来平时没少收病人的红包。

”陈朝武坏笑道:“行,我就帮你这个老朋友一把。

”“那就最好啦。 ”两人皆大欢喜的碰杯道。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情忆北湖无法证实的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