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叶秀第一次,听他诉说自己的过往,见他眉眼间尽是哀愁,连连阻止:“不必说了。

”拓跋文清却摇头:“我娘,为了让我活下去,自刎而亡,我忍辱负重,答应皇帝入朝为官,可半路遭人追杀,遇到你,才算活了下来。 ”自家灭亡,成为仇人手里的一把利刃。 这该是莫大的悲哀?这让叶秀,对拓跋文清改变了看法,又问:“同为拓跋人士,为何拓跋大人没有……”刚说完,就见拓跋文清的脸色黑了下来。 怒拍桌子。 “拓跋文刚……”仅仅是咬牙叫了一声这个名字,便不再多说。

叶秀意味深长的叹口气,不再询问,索性叫来小二,上了一坛子酒,大碗盛酒,到了两碗:“今日,你我心照不宣,一醉方休。 ”拓跋文清拿起酒碗,爽快道:“好。 ”夜色迷人醉。

次日清晨,叶秀伴随着浑噩的意识清醒过来,脑袋犹如浆糊,浑浊不清。

“姑娘,你醒了?”星儿的话让叶秀更加清醒,随口“恩。 ”了一声,瞧见外面的太阳,都晒屁股了,连连问,“我这是睡了多久啊?”星儿将水盆搁置,沾湿帕子,递到叶秀的手里:“昨晚您和拓跋公子喝到后半夜,回来之后,您倒头就睡,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了。 ”叶秀用帕子擦了擦脸,顿时清醒。

“他呢?”“拓跋公子醉的不省人事,崔掌柜找人送回去的。 ”星儿交代。 叶秀“哦。

”了一声,将帕子放在水盆上,狠狠的伸了个懒腰,晃晃头,这宿醉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过了。 “对了姑娘,昨天您让小厮去打听尚书之子的事情,好像是有眉目了。

”星儿一边给叶秀梳头,一边说。 虽是宿醉,可对于昨晚和拓跋文清谈话的内容,清醒的很。 示意道:“让小厮进来说话。

”“姑娘,这里是您的闺房,让小厮进来,不太好吧?传出去了,外人还以为咱们在房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星儿深知京城消息传得快,七嘴八舌,比芦村的妇女还要厉害。 叶秀倒是没有想到这个。

向来随性惯了。 想来也是,便在梳妆完毕后,去了酒馆二楼,小厮在她面前不停的说着。 据小厮所言,尚书之子,名叫卢志忠,从小刁钻跋扈,借着父亲和拓跋文刚的名望,在京城是赫赫有名的登徒子,谁也不敢招惹。 听小厮言,卢志刚喜好美色,在京城南边,有一座自己修建的府邸,夜夜笙歌!“那地址,你可知道?”叶秀问。 “知道,以南不远,一拐角,就是。 ”小厮回答。

叶秀深思熟虑。 “姑娘,小的还听说,卢志刚经常强抢民女,带去府邸消遣,因为尚书的能力,背地里悄悄的将事情压了下去,百姓都被尚书用钱堵住了口。 他每晚都会去京城的莺歌苑,去听曲,还和一个叫什么……对了,雀儿姑娘,是老相好呢。

”小厮将打听到的事情全盘托出。

“怎么个相好法?”叶秀又问。 “据说,卢志刚很喜欢雀儿姑娘,想要迎娶进府做妾室,家里不同意,他就每晚和雀儿姑娘见面后,回自己的宅邸。 ”小厮交代。

叶秀挥挥手,示意小厮离去,随后,手托腮,细细斟酌起来。

“姑娘,您打听这个做什么?”星儿不解问。

本来,叶秀只是想打听一下,卢志刚明明是想给自己找回面子,可拓跋文刚上门,却说卢志刚看上了她,这一点,她怎么都想不通。 如今看来,也许是拓跋文刚随便找了个由子,也许是卢志刚,真的想要得到叶秀的身子。 而,通过昨晚和拓跋文清的一番谈话,她突然改变了初衷。 她从拓跋文清话里,听出了神秘气息。 而这个神秘气息,与拓跋文刚脱不了关系。 叶秀随手拿起茶杯,小喝一口后,扬眉道:“星儿,本来卢志刚在咱们酒馆闹事,教训他一下就够了。 可昨天拓跋大人前来,话中之意,你也听得出一二。

我叶秀向来不喜欢被人拿捏在手里,尤其是这个卢志刚,触碰了我的做人的尊严。 ”“所以,姑娘觉得教训一顿不够,要让他吃点苦头?”星儿机灵道。 “差不多吧。 ”唯有叶秀知道,此次目的,矛头指向的,不是卢志刚,而是拓跋文刚。

想到这,忽然笑出了声,也许这拓跋文刚认卢志刚为侄子,就因为两人名字中,都有一个“刚”字呢?越想越发笑。 “姑娘,您笑什么呢?”星儿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

不过,这莺歌苑,听起来好像还不错,今晚,咱们去瞧瞧?”叶秀调皮一笑。 “姑娘,那可是青楼,男人去的地方,咱们姑娘家,去做什么啊?让人看了笑话。 ”星儿脸红了起来。 “哪那么多规矩?瞧好吧。 ”叶秀神秘道。 夜晚。 将酒馆交给崔掌柜管理。 叶秀和星儿穿上一身男人的行头,站在莺歌苑门口,扫了一眼全身别扭的星儿,用手中折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正常点。

”“姑娘,穿着不舒服。

”星儿嘟着嘴巴。 “行了,我们进去吧。 ”叶秀挑眉。

星儿只能跟在身后。

今晚,莺歌苑里面热闹非凡,叶秀走上二楼,随意找了一处视线开阔的地方坐了下来。 “客官,来点什么?”小厮上前来。 叶秀眉眼一转,压低嗓音:“上一壶清茶便可。 ”“那可有中意的姑娘?”小厮又问。 “我再看看。 ”叶秀道。

“得嘞,那客官您就在这里听曲吧,稍后,就是我们这里的头牌花魁弹奏,保你有眼福。

”小二说完,离去。

叶秀安安静静的坐着,眉眼向下看去,一楼坐在最前方,桌椅比其他华贵很多,上面坐着的人,正是卢志刚。 突然。 整个莺歌苑的客人,拍掌叫好,还有几个吹着口哨。 叶秀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一名身穿紫色霓裳,薄纱遮住面孔,隐隐作现的感觉,勾起了众人的好奇心。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上一篇:焦作市山阳区工业和信息化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