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婚:早安傅太太

正文第5章总有一天,我都会给你[更新时间]2019-06-2322:38:26[字数]2055  格外响亮的一巴掌落在苏萌的脸上,但她却没有躲,就这么硬生生的接下了。   “为什么不躲?苏萌,你到底想干什么!既然不联系,那就永远都不要联系,我没亏欠过你,你好好大小姐不当出来恶心我,施舍吗?炫耀吗?”  苏萌脸上传来炙热的痛意,但她却笑了。

  她双手颤抖,上前一把抱住了叶澜,把她死死的困在了怀里,像是要融入自己的血液般。

  “是我不对,我会给你解释的,叶澜,再见到你真的……太好了。 ”  苏萌抱着她,把脸在她的肩膀上摩擦。

  再见到她,真的……太好了,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苏萌此刻的心情,好像一切的不堪,在这一刻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叶澜就在这里,鲜活的,有温度,有呼吸,这是最重要的。

  眼泪就这么一滴一滴的落下来,砸在她滚烫的肌肤上。

  她完全不顾叶澜的挣扎和愤怒,贪恋的抱着她不撒手,用一种很温柔很温柔的嗓音,不停的说。   “叶澜,叶澜,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  “你不用做这些不想做的事,你要的资源,你要的星路,你要的影后,你要权势,你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总有一天,我都会给你的,相信我!”  半个小时后。  苏萌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般,端端正正,拳头紧握的站在傅瑾煜的面前。  在她身侧的沙发上,叶澜因为醉酒闹腾到虚脱,已经睡的不省人事。

 傅瑾煜慵懒的倚在沙发上,先是非常之嫌弃的睨了一眼沙发上的醉鬼,又将目光落在了身前的苏萌身上。

  苏萌现在的状态,跟一只被曰疯的老母鸡没啥区别,墨发凌乱的披在肩上,呼吸还没有完全平稳下来。

  她低着头,那双倔强的双眸低垂着,让人看不清神色,只能看出来她哭过,眼眶和鼻尖一样红。   很快,傅瑾煜就注意到她的左脸,上面的巴掌印子虽然消散了,但依旧肿着,被扇的不轻啊。

  即使苏萌没有抬头,也能感觉到傅瑾煜犀利冰寒的目光,就像浸了毒的藤蔓缓缓落在她的身上,裹紧,恨不能直接勒死她!  咬了咬牙,苏萌才不好意思的开口,“对不起,傅先生,我知道这么晚肯定叨扰你了,但我不知道她新搬的家在哪,也不能把她带回苏家,她没带身份证开不了房,您当初不是说,如果我没地方去,您……西边的别院可以暂时租给我吗?所以……我是来问您要钥匙的。 ”  苏萌话音刚落,便见傅瑾煜笔直的朝她走来,然后毫无预兆的对她抬起手。   完全是出于本能反应,苏萌伸手便挡住了他朝她探来的手。

  傅瑾煜看着她警惕万分,略带惊慌不屈的神色,心口一震,拧眉,“你以为,我要打你?”  苏萌讪讪的松开了手,只模凌两可的说道:“不是……本能反应。

”  她被打怕了,也挡多了,上一世,包括这一世,李箐和苏念都高举慈孝的帽子,动不动就扇她。

  她能完全放下防备的人,只有叶澜和苏俊宇。

  傅瑾煜不知道苏萌到底都经历了什么,能让她的防备心在清醒之下像个刺猬一样。

  冰凉的手指落在她炙热的脸颊上,苏萌微微拧眉,她的脸,一碰,就丝丝缕缕的疼。   “既然防备心这么强,脸上的伤怎么来的,醉鬼干的?”   “她不是故意的,她是我……很好的朋友。

”苏萌不想解释太多。   傅瑾煜定定的看了她半晌,转头对站在门口低着头的助理秦轩说道:“把这个醉鬼送到西边别院去。 ”  “不用了,我……”苏萌着急起来。   傅瑾煜没继续听苏萌的话,目光陡然冷下来,“聋了?”  “没有没有,对不起总裁,我现在就办。

”秦轩吓得一哆嗦,赶紧去抱叶澜。

  他还算绅士,动作轻柔没有咸猪手,还防止了她走光。

  苏萌察觉到傅瑾煜的火气没敢动,也不知道原因,目送他们离开,刚转头就听到啪的一声。   一个方方块块的小东西被甩在了她脚边,苏萌低头望过去时,眼睛直了。   这特么……不是她的避孕药吗!怎么会……  “秦轩帮你把醉鬼搞下来的时候,地上捡的,谁的?”  苏萌只迟疑了一下,便觉的一股寒气迎面扑来。   旋即,下巴被一双冰凉的手捏住,被迫抬起头。

  傅瑾煜沾了墨般凌冽的双眸里面,薄怒显而易见,充满了危险。   他又问了一遍,“谁的?”  苏萌非常不喜欢傅瑾煜这等高高在上,宛若王者的姿态。

  但她却没有贸然把他的手打掉,而是沉静淡定的对上他的眸子,云淡风轻的说道:“我的,我们的婚姻原本就只是一场利益,傅先生也不想因为一次失误就稀里糊涂的当爹吧?”  “这么说,你是在为我着想?”傅瑾煜松手,轻嗤。

  苏萌迅速朝后退了两步,“自然,既然想依附傅先生,必然要懂分寸,只是……”  “说。 ”  “关于妻子的义务,你能提出来的我都能照做,除了一点。

”苏萌抿了抿唇,沉声道:“我不能再跟您发生关系,我想傅先生在这方面也不缺我这一个吧?”  傅瑾煜深邃的黑眸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你凭什么以为,你有资格来跟我讲条件,是我的话说的不够清楚?”  苏萌想到了是这个结果,但还是不怕死的继续挣扎,“就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不会再多说。

”  傅瑾煜微微抿唇,蓦地笑了,邪魅非常,“好。

”  “多谢,那我先走了。 ”  苏萌弯腰,想把药拾起来,但某人的脚更快一步,狠狠的碾在了小盒子上,语气毋庸置疑,“吃药对身体不好,生孩子也是妻子的义务,如果你运气不错能怀的话。 ”  苏萌头皮一阵发麻,但她并不准备跟他继续斗智斗勇,几十块钱而已,你踩了,明个爷再买!  “猪您好梦。

”  苏萌咬牙切齿的吐出来四个字,起身就走。

  还没走几步,小腹突然一阵抽疼,这种要命的感觉苏萌再熟悉不过。 她脚步顿了顿,然后中了头彩一般,提速冲了出去。

上一篇:行为情绪 坏情绪有大帮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