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后面有着一片小小的水塘,这是一般学生基本上不会来的地方,因为实际上非常的偏僻。 但是就算说一般,那就总有二班的对吧?比如泰蕾莎,她就经常来这边。

倒也不是什么别的,一般就是来练练技巧防止生疏。 当然这只是她自己给自己找的借口,实际上是为了侍弄这边的一片小小的花田。

至于原因?这片花田的花和曾经她的‘家’里的话非常的相似,或者说干脆就是一个品种的。

长得不一样只是因为这边水土不一样而已。

这个理由够吗?当然,虽然之前总是一个人,但是现在不是了。

毕竟大家有难同当过也生死与共过是吧?反正灯和真冬对泰蕾莎还是非常上心的。

倒不是说有什么目的,只不过是因为同伴而已。 所以这两天她们总是会一起来,真冬还会向泰蕾莎讨教两招,毕竟人家是专业的。 今天也不例外,嗯,她们没例外但是不代表别人没有例外对吧?“奇怪,怎么感觉有种泳池的味道?”真冬皱了皱鼻子。

“啊,我也闻到了。

好奇怪啊……泰蕾莎你怎么了?”灯站起来,然后……然后就被一只大手给抓走了。

“谁?”真冬立马站起来架起木刀,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对面已经有人质了啊。

“下午好,可爱的小猪仔们。 不想让她死的话,就把圣画像的秘密通通说出来吧!”抓住灯的男人看上去非常的不正常,眼睛瞪得大大的,而且眼珠向外突出。 脸上是非常深的褶皱沟壑,总体来讲就是……这家伙还是个人么?这个家伙穿着宽大的长袍,可以看到的是长袍之下全都是不透明的压缩气体罐。

所以说这些人还得自备材料这一单真的是让人没法吐槽。

“消毒前就先享受一下吧,据说这个小家伙的圣乳相当的极品来着?”男人说着非常刺激人的话。 “泰蕾莎,我吸引注意力,你去救出灯。

泰蕾莎?你怎么……”真冬还算是冷静的安排计划,但是却并没有回应。 不仅扭过头去,发现泰蕾莎非常无力的坐待地上,表情扭曲,仿佛正在面对着什么巨大的恐惧。

“维尔玛修女”“哦?原来是当年那次净化的残余吗?竟然还有漏网之鱼啊,我也是太大意了。 那今天正好不是吗?哈哈哈哈哈!”那边,‘氯’竟然听到了泰蕾莎的低语,而且很快想起了那件事?目测是。

“到底是怎么回事?”真冬质问对面。 “那是一次非常快乐的净化啊,让我印象深刻。 知道今天都能够想起来,她们挣扎的表情。 ”‘氯’也不愧是被神父说是密仪社成员之中最扭曲的家伙。

这种话就这么说出来了。

然后这话似乎是刺激到了泰蕾莎,她一咬牙站了起来,然后冲了过去。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对面不是个雏怎么可能会有效果?结果就是泰蕾莎直接被对方捏着脖子提了起来,话说这家伙好臂力啊。 天天接触**还能有这种级别的身体素质?“迫不及待了吗?那就从你开始吧!”男人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然后他身上的一个气罐打开了,黄绿色的气体从中飘出。 但是却违背扩散定律的一直维持着一个固定的体积向前移动。

而目的地自然是泰蕾莎。

“放开她们!”真冬算是急中生智还是什么?拿起旁边的袋子就丢了过去,袋子砸在他身上然后扬起粉尘。 借着这个机会灯和泰蕾莎都脱离了出来。

“我来拦住他,你们两个!快跑!”震动重新举起木刀:“别害怕,泰蕾莎。 我会保护你的。

”“甚是难看啊,泰蕾莎。 就这样还算是我的‘圣母’吗?”另一边,闻讯赶来的赫尔冷哼了一声。 “致命者沙夏,你终于来了。

”然而人家根本就没鸟他:“泰蕾莎,我已经做出了选择,现在该你了。 ”泰蕾莎沉默了一会,然后拉下了自己的衣服。 之后?之后自然是赫尔拿出了他的大镰刀。

然后被对面丢过来了一堆水。

本来是没什么的,但是赫尔的镰刀却在接触到水之后迅速被腐蚀。 “盐酸可是好东西啊。

”男人发出嘿嘿怪笑:“它让我面对很多金属的时候也有一战之力。

”紧接着又是坨水,但是却被一面从天而降的盾牌挡住了。 盾牌是铜制的,这让赫尔发出了非常不爽的声音。

借着这个机会,泰蕾莎猛的冲了出去,一个鞭腿将那家伙逼退。

这次的气势和之前完全不同。 既然到了这种时候,这件事也是时候结束了。 对吧?“啧,今天就……”就在这位打算放个狠话以后再见的时候,突然猛的一瞪眼睛,然后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根本没说出来。

随即就趴在了地上。 然后三个压力注射器从他背后掉了下来。

“看来我这个时机把我的还是很好的嘛。 ”我从不远处的一个被学校当做仓库的建筑二楼的窗户之中翻出来,左手提着一杆长相怪异的长枪。

乍一看像是上个世纪的那种老式猎枪。 只不过有着呈现出三角形的三个管。

而右手上则转着一柄手枪。 “切,一个二个的……”赫尔更加的不爽了,刚才的天降盾牌已经算是很不给面子的了好吧?你这还来?“别生气嘛,我这可是为了帮忙哦。 毕竟有些事情还是亲自来做比较有意义对吧?”我耸耸肩,来到正在大口喘气的泰蕾莎面前:“他还没死呢,这只是强效麻醉剂,能让人几秒内陷入昏睡的东西。 虽然计量大了点但是还没到致死量,毕竟这个家伙也是挺壮的,所以……”我把手上的手枪递给了泰蕾莎,这之中的意思自然是不用多说的:“仇恨将在此刻迎来终结,而我希望你能够在光焰之中迎来新生。

”“谢谢”“这可不是我的意思。

要我直接一抢崩了,哪那么多废话和破事。

”我耸耸肩,从她身边走过,拉住灯和真冬:“走了,接下来的一幕少儿不宜。

”在我们转过墙角的时候,听见了沉闷的枪声。 “被盐酸逼成这样,还是不成熟啊。

”“我希望之后你也能够像今天一样帮助我们,叶卡捷琳娜·库拉耶小姐。 ”“看情况吧,不过我对这个教团倒是很有兴趣。 ”。

上一篇:红色福地,千资百色。

下一篇:红豆一周:广西如何打造全域旅游,玉林动车直达到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