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别人表演时不必太当真

  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私下里干尽龌龊恶心之事,在人前却仍能吐沫星子乱飞地大讲道德仁义呢?他们内心深处,知道自己其实是个小人吗?    咕咚:所谓小人,就是你觉得他坏,他还觉得你傻。

    我想问,如果摊上一个不务正业的哥哥,这个家还有救吗?我哥哥今年28岁,因抢劫坐了两年牢,今年三月份刚刚刑满释放。 这已经是他第N次进去了,前几次都是拘留,最后这次被判刑了。

大家都不对他抱有希望,只盼他在家种种地,有口饭吃就行了。 可是他刚老实了半年,九月初又犯案了,把人家超市的钱偷了,被逮住送进了派出所。 是我急急忙忙又送钱又找人,才把他弄了出来。

我们一家都绝望了,奶奶说:捞他干啥!让他死在里面!还在读大专的妹妹说:咱们搬家吧,别被这畜生连累了!爸妈一直在掉眼泪。 而我,欲哭无泪。

虽然哥哥不务正业,可是他对我还是挺好的,毕竟是从小陪我玩的哥哥,我并不忍心就这样舍弃他。 我该怎么办?真的心力交瘁……    咕咚:一个无奈的事实:像盗窃、抢劫这样以谋财为目的的违法犯罪,只要违法犯罪者没有正当职业,就有很大概率再次违法犯罪,最终成为监狱的常客。 和哥哥谈谈吧,一起找找有什么是他能做或愿意做的,鼓励他学门手艺,帮助他找个正经工作,让他忙起来,对他的努力表示肯定,用乐观的情绪感染他。

如果可能的话,劝你的家人对他多些宽容和关怀。

不客气地讲,他成为这个样子,你的父母有很大的责任,现在他们有义务尽量挽回,而不是撇清关系,任由他危害社会。

作为处于潜在威胁中的社会的一分子,我衷心地希望你们的努力能够成功,你哥哥能够重新做人。

但是万一没有成功,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心理压力,路毕竟是他自己选的,你已经尽心尽力了。     咕咚,如果我爱上的那个人,并不体贴我,那我嫁不嫁?他很有責任感,精明,会挣钱,有道德感,有上进心,唯独轻视我的感受。

我知道他爱我,我要的他都愿意给,可也仅仅是在物质上满足我,我一旦想要跟他分享一些小女生的心思就会惹来他的嘲笑,而且他对此很不耐烦,也就是说,他对我的内心没什么兴趣。 我一开始挺坚定地想要嫁给他,可是现在我犹豫了。 请给我一些意见和建议吧。

    咕咚:说真的,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小女生的心思,单从字面上来看感觉是个很无聊的东西,换成是我,对这种心思也没什么兴趣。 如果你所说的不体贴,是指你生病或遭受重大的挫折、变故他也不关心,那毫无疑问不要嫁,但如果仅仅是日常的情绪问题,而且你也经常闹这种情绪,他对此表示不耐烦,那就很正常了。 只要不是圣母,谁都不会无条件体贴别人。

之所以体贴,是因为有爱,但是如果对方总是需要你体贴,耗费你太多的精力在这件没有乐趣的事情上,爱的基础就会逐渐被消磨掉,体贴也会越来越难做到,久病床前无孝子就是这个道理,情侣之间也一样。 和他分享小女生的心思会惹来他的嘲笑,那就不要分享了,聊一些有共同语言的话题吧。

只有当你愿意聊的所有话题他都没有兴趣,才说明他对你的内心没有兴趣,那样的话,就不要勉强在一起了,婚后一旦任何一方遇到灵魂伴侣,这段婚姻就走到了尽头。     上个月,我老家的一个姑奶奶去世了。 我当时正好暑假在家,就参加了葬礼。 说实话,葬礼的现场让我觉得并不沉郁,反而有点热闹。

怎么说呢,就是人人脸上并不悲怆,叽叽喳喳忙进忙出,好似在开大会。

直到抬棺的那一刻,哭声陡然震天,吓我一跳。 姑奶奶的儿孙们本来还高谈阔论,转眼间就热泪长流。

这样一场葬礼,事后却得到了村民们的赞赏,说是办得挺体面,有排场。 我真是发懵:什么时候葬礼的排场成了鉴别儿孙孝心的标准?这是约定俗成的吗?是不是我太孤陋寡闻了?唉,莫名地竟然有点悲伤。

人啊,原来也就这么点出息。     咕咚:人的生活分为面子和里子。

里子是清官都难断的家务事,是心事,是心照不宣的事。 里子不容易看清,更不容易说清,所以世俗的评判标准主要落在面子上。

衣服的品牌、汽车的型号、房子的地段、婚礼葬礼的排场、红包的厚度、情人节礼物的含金量……人们既通过展示这些东西树立自己的形象,也审视别人的这些东西,以窥测对方的阶层、性格、家庭状况、感情状况等,进而确定与之社交的策略。 几乎所有人都会在某个时刻意识到维持面子很累,很空虚,很荒诞,但是大多数人基本上还是把面子维持了一生。 面子的意义,既不是反映里子那样单纯,也不是装点门面那样简单,它实际上是一种重要的社会规则,通过遵循这一规则,人们向其他人展示自己是可知、可控的,是可以交往的,是正常的,而不是异端。

拿你老家这场葬礼来说,村民们赞赏的是它的排场、体面,而不是儿孙有多孝顺。

(嘴上夸孝不一定是真心的,即使是真心的,也绝不是仅从葬礼排场上得出的结论成年人不会那么天真的。 )人们赞赏葬礼的豪华,本质上是在赞赏一种态度,一种对大众价值观的认同看,为了表现得孝顺,这家人可以在葬礼上浪费这么多钱,他们多重视面子啊!既然重视面子,他们就不太可能偷我的牛、侵占我的宅基地、赖账不还,可以放心地和他们来往。 反之,如果丧事办得极简,虽然不能确定背后的原因是穷还是吝啬还是不孝,还是心态豁达看淡生死,至少可以确定这家人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也就是不接受舆论的监督和约束。 和这种人打交道无法套用既有的经验,只能摸索一套新的方法,结果还不一定让人满意,万一产生了纠纷,你要面子,他不要面子,你的处境也不利。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和不关心面子问题的人打交道都是一件高投入、高风险的事。

所以人们本能地远离怪胎,也自觉地约束自己,避免被别人看成怪胎。

作为高度发达的社会性物种,人类的公共生活有很多表演的成分,具体到个人,自己表演时不必太入戏,,看别人表演时也不必太当真。

上一篇:影视剧资源现网售利益链 售卖用“暗语”防屏蔽视频网站影视剧资源 感受态细胞氯化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