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班底六脉神皇最新章节

木头在入夜之后就来到烈焰佣兵团驻地,想见见流星。 人在前厅就被苏鹏拦了下来:“抱歉,头儿刚才说了,明天天亮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打扰,木副团长,你还是先回去吧。

”与对待肖营、陈海不同,木头与烈焰还有几分烟火情,苏鹏也不愿意跟他恶颜相向,毕竟对方是救过两位兄弟的。 木头耸了耸鼻子,嗅到了里面的灵兽气血味,顿时明白过来:“他终于要固化脉轮境了?行!那我在这里等着,顺便还能替他护法。

”“……随你。

”苏鹏面容稍霁,由得他留在驻地里。 就在这时,前厅的门打开,司徒龙象从里面出来,精神奕奕,目光生辉,龙行虎步。

“苏将军。

”“单脉还是双脉?”苏鹏笑着问。 一旁的木头耳朵抖了抖,不敢置信地朝这边望过来。

司徒龙象也注意到了木头在场,微微一笑,答道:“运气不错,跟苏将军你一样。

”“那就好,没有辜负头儿对你的一片栽培之心。

”苏鹏点点头,松口气,展露笑容。 “属下还要巩固一下,先行告退。

”司徒龙象离开。 木头来到苏鹏身边:“你们头儿弄到了双属性内核?”“对。 ”苏鹏脸上笑容不减:“头儿说了,烈焰佣兵团,脉轮境修士不能太少,所以这次一口气带回来四枚双属性内核,所以就算肖营、陈海离开,我们烈焰也很快会诞生更多的脉轮境修士……我们只会越来越强。

”“……”木头圆睁双目:“四枚双属性内核?我的天!难怪流星要在落日山脉待这么久,他不光是为自己狩猎灵兽,还在为你们狩猎双脉潜质的灵兽。 ”“烈焰的兄弟绝对信任头儿,因为他拿我们当兄弟,炎氏族长炎灭只是拿我们当他手里的棋子,可以消耗的工具……”苏鹏语气低沉而肃穆:“肖营和陈海说我们当你们是外人,但是在遭遇冰小七的时候,你们何尝不是自己站到烈焰佣兵团的外面,这种在关键时候不能彼此依靠的人,凭什么当我们烈焰的副团长,凭什么让我们当兄弟对待。 ”“……”木头羞愧不已,心情沉重:苏鹏的这番话,同样将他也骂在了里面。

但是。 字字沉重,没有虚言。

“我这次过来,其实是打听到,各大家族在调集人马商队,准备进驻四方城,还听说这件事情跟烈焰有关。 ”“你们木家好像也有参与。

”苏鹏想起来,头儿在提到戮天城各大家族的时候,里面是有木家名字的。 “我知道。

”木头硬着头皮道:“肖营、陈海也知道这个消息了,但是,他们的家族并未供奉神灵,没有资格在四方城分一杯羹。 ”“……”苏鹏面露恍悟之色,明白过来:“你是为肖营、陈海求情来了?”“对。

”木头苦笑:“他们二人想搭上这趟顺风车,但是早前你们闹得太厉害,他们不好意思登门,所以求我上门说情。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苏鹏冷笑:“这种趋炎附势的小人,哼!我们已经把他们的事跟头儿说过,头儿说,他们已经不再是我们烈焰佣兵团的副团长,我们也不需要这种人做兄弟。 ”“那我呢?”木头笑容越发苦涩。

苏鹏意味深长道:“头儿的意思,你的去留,你自己决定,但是,你必须做出抉择,要么留在破军佣兵团,跟肖营、陈海、冰小七为伍;要么继续担任烈焰佣兵团副团长!”“一定要做出抉择?”木头十分无奈。 苏鹏不假思索道:“必须做出抉择,头儿说了,将来终有一天,冰小七与烈焰佣兵团迟早有一战,与其到时候蛇鼠两端,不如现在就干脆利落做出抉择,是敌是友,简单明了,到时候大家都能干脆果断。

”“……”木头脸色微白。 原本以为流星是想携四方城城主的锋芒压迫自己做出抉择,没想到,后者竟然已经在为对付连城水氏冰小七做准备。 “所以。

”苏鹏盯着木头的眼睛,一字一顿:“肖营、陈海,他们两个既然选择了冰小七,从今以后就是烈焰佣兵团的敌人,你觉得我们头儿会资敌,让肖家、陈家的人马进入四方城,分一杯羹?”“显然不可能。

”木头很清楚那个小自己三岁的年轻人其实有着杀伐果断的心。

“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再找头儿。

”苏鹏语气一转:“你现在反而要考虑一下你自己的选择,如果你的抉择是站在冰小七那边,站在肖营和陈海的那边,你们木家在四方城的利益恐怕也会受到影响……”“……”木头身体微颤。

“老苏,在说什么呢?”李隆胜从前厅里出来,脸上容光焕发。

“恭喜你了。

”“呵呵,已经落后你很多了,我以后会卖力追赶的。 ”李隆胜仿佛没有看到木头般,擦身而过。 “你个臭小子,拿了脉轮境后期灵兽的内核,还要追老子,过两天我就要追你了。

”苏鹏咬牙切齿。

李隆胜得意地嘿嘿直笑,挥手离去。 木头再次听得傻眼:脉轮境后期灵兽?而且是双属性灵兽内核?这种东西即便放到拍卖大会上也是绝对不会低于一百万金的,堪称有价无市。

“张群,如何?”“只拿到了中期的内核,最好的那个被李隆胜抢走,不过还好,双脉潜质在,以后再慢慢追吧。

”张群从前厅出来,笑道:“最惨的是钱松,拿的是初期的那颗灵兽内核,血脉之力最薄,刚才都吓出一身冷汗了,不过总算也成功拿下双脉潜质。 ”“木副团长这么晚了还来驻地。 ”张群说完主动跟木头打了个招呼,后者回礼点头。

对于双脉潜质的张群,木头已经不再用以往居高临下的姿态——谁知道对方到时候会后来者居上?再看大门打开的前厅,几个失败者虽然十分懊恼,但却一点都不沮丧,反而在里面安慰和给钱松打气:“小松子,你以后可就是头儿身边的第一脉轮境护卫了,可不要丢了咱烈焰的脸,丢头儿的脸面啊。 ”“这么弱的血脉之力,任重道远啊。 ”“哈哈……”。

上一篇: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论勾践怎么从不思进取到励精图治! 感受的意思细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