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档案是由酱爆茄子创作的恐怖类小说,主角许越,徐青青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一个不当心,脚踩在晒干的骨头渣子上,‘咔擦’一声。

...走到面前一看,我才知道那些杂物全是晒干的动物尸体,这屋子根本不是人能住的,各种臭味熏得我眼泪打滚。 还真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漆黑且封闭的空间里面,总有一股子冰冷冷的风吹过来,这不是错觉,就好比有人站在你前面呼吸,后一秒又出现在了身后。 我关掉手机,饶是见过不少大案奇案的我,这个时候也是有些犯怂了,种种证据不断冲击自己的理智,让徐青青消失的玩意儿或许不是人。

周围毫不夸张的说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这种情况下打开手机电筒无意是在告诉对方自己的位置,我可干不出来这种煞笔事情。 现在我是最后的希望,如果连自己也接着中彩,没啥说的,等张扬他们再找到我和徐青青时,我们兴许已经成了一堆碎肉。 在这种环境下,不管心理素质有多好都要备受煎熬,越往里面走臭味越浓。

咽了一口,我停在原地寻思起来,这个世界有鬼么?刚出现这个问题,我就很肯定的告诉自己,没有。 在这种环境下,我会下意识的联想到一些阴森的东西,所以潜意识里总觉得身后有人。

这种情况和在封闭的空间里独自看鬼片一样,总会觉得身后有东西。

要真有鬼,我还能站在这儿?毕竟在我认知里面,鬼是会法术的,它们无所不能。

有了这种想法,我的胆儿也是粗上不少,握紧手qiang开始往最后的角落逼过去。

这屋子也只有这么大,身后的地方都被我查看过,就只有跟前这一小块被不少尸体挡住的地儿。 我惊恐的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居然在这一刻起了层鸡皮疙瘩,头皮也是嗡嗡的发麻。

往后退几步,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忽然,一股子阴风从身后吹过来,同时我猛的转过身去,想也没想冲着身后就是砰的一枪。

之前我在弹夹里面压下三颗子弹,现在打出去两颗,还有一颗。

在国内,枪支控制非常严格,一般警察出去办案都没资格配枪。

要不是这次张扬给我们准备这些东西,说不好我已经丢掉小命。 火舌照亮了这个三十多平米的屋子,当看见眼前的景象时,我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的眼瞳子正在急剧的收缩。

眼前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两条手上根本没有血肉,全是白森森的骨头,但吓到我的却不是这些。 好几个星期后,徐青青总会缠着我说,那晚我究竟在那‘女人’身上看见了什么?那时候我狠狠灌了一口酒,用自己只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那狗曰的没有眼睛。

当时我的理智已经乱,抬起枪就要接着开第三枪,只不过屋子在一瞬间就陷入黑暗,那时候我清楚听到脚步移动声,也就是说‘女人’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周围伸手不见五指,我根本无法从声音辨别出她的位置。

原本挺闷热的一个晚上,可我却跟掉到冰窟窿里面似的,浑身说不出来的冷。 整个人也是不停的打哆嗦,一想到徐青青现在下落不明,在害怕的同时也有些愤怒。

我不信一个大活人,光天化日之下还能蒸发了不成?我不敢喊徐青青的名字,虽说现在我不知道那‘女人’移动到什么位置,但她同样不知道我在哪里。

被机灵灵的一吓,思路也是清醒不少,在鬼神论中我保持中立态度。

但是让徐青青在眼皮子下蒸发,就算死了我都不信,也就是说那娘们儿肯定在这儿屋子里面。

而前面的角落,正是我没有查看过的唯一一处地方。 当下乍着胆子,慢慢的往那里走去。 一个不当心,脚踩在晒干的骨头渣子上,‘咔擦’一声。

完了。 位置暴露出来,那‘女人’一定会要我的命,而且我能清楚感觉到‘它’就在我的不远处。 这下子,我啥也不顾,转过身就是一脚踹过去。 尽管心里知道如果踹空我会失去平衡摔在地面,这样‘它’更能轻易的整死我。

但我也急眼了,哪儿顾得上这些。

咣一声,这脚踹得实实在在,那玩意儿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尖叫声,随后跑到尸体堆后面,蹬蹬想几下就消失了,对,就是消失。 因为在踹到它时,我已经打开手机电筒,紧紧跟上去。 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在我跟前消失了。

看着它消失的地方,我大脑乱麻麻的一团,根本不知道该想什么?几秒后,我猛地反应过来,此地不能久留。

拿着手机就开始拨打徐青青的电话,铃声果然在前面的角落响起来。 走过去一看,我脸上有些烫,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徐青青身上的防弹衣已经被脱下来,甚至连吊带内yi也被脱了。

还真别说,这娘们儿的身材我得给十分,不过在她平坦白皙的小腹上,已经出现一条被刀子划开的痕迹。

好在痕迹只是划开一道口子,应该伤不到人。 背上她,我拿起丢在边儿上的铁疙瘩,捡起两枚弹壳就小跑着离开这里。

刚走出这间屋子的门,就感觉到身后有一道恶毒的视线死死盯着。

它不敢追出来,原因在于今晚天气还算晴朗,在外面勉强看得清。

要是跟出来的话,可是要吃铁弹子的。

我的脚踩在这些动物尸体上,各种臭味往鼻孔里使劲儿钻,我还是忍不住了,把徐青青丢在地上,直接跪地面吐起来。 嘴里全是苦胆汁儿,眼泪珠子也是不停的掉。

这里果然有问题,我一定要查个底朝天。 从里面打开大铁门,我把徐青青背出去,临走前看了眼那个屋子。

发现门口有一个‘女人’阴森的看着我,嘴角还咧开了一点诡异的弧度,貌似是在冲我笑。 这个点村里里面说不出来的安静,哪怕一只狗叫声都没有。 一个寂静的村子,没有灯光,没有人,甚至没有狗叫。 安静到能听见自己喘气,自己走路的声音,我好几次以为自己走在死村一样。 至于徐青青,我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她的身上。

否侧的话等这娘们儿醒过来,这天下要大变了。

只是,我有个疑问。 我检查过她的头部,根本没有任何钝器击打的痕迹,想让一个人突然昏迷过去,只有击打头部能做到。 既然头部没有敲击痕迹,那么他是怎样让这娘们儿昏死过去的呢?。

上一篇:红色档案许越,徐青青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下一篇:红色福地,千资百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