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完蛋鸟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心乱如麻的洛可王,终究还是没能拦住芷寒。

她甚至拒绝了洛可王想要调拨一艘巡洋舰给她的提议用,用芷寒的话来说,她只是放心不下跟去看看,黑色的更纤小的侦察舰,混在异形群中反倒是更隐蔽一些。 呆呆地站在主控室内,看着苏珊驾驶着侦察舰,载着芷寒追向异形。

在那浩浩荡荡的上亿的变异异形在初代皇后的带领下,很快进入了光速后,洛可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无法建立通讯连接。 ”这时,主控台前通讯员站了起来,他的神情有些颓败,低声向洛可王说道。 “什么意思?”洛可王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我刚才按照守则在第一时间尝试是否能保持通讯畅通,然而被异形控制的三号巡洋舰无法建立通讯连接,就连刚刚脱离舰队的一百零八号侦察舰同样无法建立通讯连接。 ”通讯员回答道。

布满了褶皱的脸庞上,满是浓浓的担忧,洛可王什么也没有说。 “为什么呢?”爱丽丝不解地又问道。 “这些被异种寄生过的异形,还有那只控制了三号巡洋舰的你们说过的异形皇后,它们能散发出一种奇特的能量辐射干扰。 ”“先前离得近,战舰之间的短距通讯虽然受到干扰,但是在我的信号过滤、加强处理后,通讯还算正常。 ”“但现在距离远了,本身宇宙中各种射线、能量辐射就很多,在加上它们本身散发出的能量辐射干扰,所以通讯根本无法建立。

”这次回应爱丽丝的,并不是那个懵懂的通讯员,而是主舰上的超级智脑。 “不过现在随着它们的远去,留下来的都是没有被异种寄生过的异形,能量辐射干扰已经不存在了,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和其他人联系了。 ”“一共有十六个通讯连接请求,其中有皇帝陛下、军事委员会以及其它几支舰队所属的信号区间号码,还有一个属于皇家舰队拥有的信号区间号码,几乎是以三朗钟一次的频率,不停地讲求通讯连接。 ”超级智脑不停地说着,同时将它说过的最后一个连续发出通讯连接请求呈现在了虚拟光屏投影中。 “接通吧。

”洛可王深吸了一口气,下达了命令。

通讯连接瞬间建立,当画面中云海明显有些焦躁的面孔出现时,偌大的主控室没了任何声音,刹那间寂静下来。

“说吧,出什么事了?”显然从洛可王及其他人脸上已经能看出一些什么了,云海沉声问道。 没有寒暄,没有客套,洛可王直奔主题,尽可能用简短而有条理的叙述,将废墟中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云海。 “芷寒要走,我也拦不住。 她大概是在十朗钟以前离开的。

”“因为变异异形或者异形皇后散发的能量辐射的影响,我们现在联系不上她。

”“所以异形皇后带着过亿的变异异形到底去鳄人的星空干什么,我们现在只是猜测,并没有绝对的答案。

”说到这里,洛可王停止了长时间的叙述,静静地看着云海。 眉头紧拧起来,云海长时间不语。

半晌,当一些人类忍受不住这充满了肃杀意味的死寂时,在他们眼中虽然是人形状态但远比任何事物都要恐怖的异形主宰,终于开口了。

“预计还有半个朗时,我会赶到废墟,到时候再说。 ”说话间,云海没有给洛可王再说什么的机会,伸手结束了通讯连接。 “完蛋鸟……”不提洛可王等人的忐忑不安,“巨鲸别墅”中,云月难得地从自己伟大的工程中脱身而出,扭头看向云海,她神情古怪地说道:“好不容易碰上一个愿意和你生个小异形的美女,这上赶着又去送死了。

”“想说什么就直说,阴阳怪气不是你的风格。

”云海转头训斥了一句。

“还在废墟中停留个鸟啊,直接追上去就行了。 跟那些人类啰嗦个蛋。

”“时间,你难道不清楚在大家都拥有相同速度的前提下,一朗钟的距离都能决定生死,更何况听上去我们已经落后了将近一个朗时了。 ”“就算你能舍弃芷寒,你难道还能舍弃初代皇后不成?”“话说初代皇后可是太不老实了,不是让它好好躲起来么?怎么默不作声就混在异形中跑去废墟了!”云月一脸唯恐事儿不大的表情,不停地叫嚣着。 云海没有说什么,他走到别墅的窗前,抬头看了出去。

透明的钢璃瞭望窗外,是无尽的扭曲光影。

他的精神感观,牢牢地锁定了巨鲸异形不远处的异形肉球。

前后已经九天时间了,异兽异形和其它二十来万异形,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蜘蛛抱脸虫寄生宿主后,只需要一到三个朗时就能光速似的成长起来。 破胸而出的异形幼生体,在保证充足的食物能量供应下,同样一到三个朗时内就会蜕皮成长起来。

异形皇后的进化,不过也是三天的时间。

在气态巨行星中,从信使异形到异形皇后,它们的“伪进化”也只是需要两三天的时间而已。

而这一次,九天的时间过去了,第一次真正进化的异兽异形,包括二十多万只形态不一的其它异形,却仍旧没有丝毫动静。

如果不是特殊的精神联系还存在,云海甚至怀疑它们是不是已经死了。

精神感观在异形肉球上停顿了片刻,那就像是无尽巨网似的精神感观,又探向了更多的异形。 去蒙哥斯里特恒星系时,云海带上五千万异形。 然而现在,在一场几乎占据了一个恒星系的战争结束后,他现在还拥有六千多万异形。

这其中,有三千多万异形是诞生不久的灵子异形。 它们甚至还不能在宇宙中太空中飞行,如果不是宇宙太空中没有阻力,这三千多万异形的“运输”都是很大的问题。 “怎么,你不打算跟去了?”显然新的突发事件,让沉迷于特殊信号和超距通讯仪改装工程的云月,又有了新的想法,她凑到云海身边眯眼问道。

“去,怎么不去。 ”云海不假思索地应道,随即犹豫补充道:“只是我还确定该怎么去。

”。

上一篇:金融会计教学实务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