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我和华露妈妈的二次遭遇

时间过得飞快,还有两天就要开学了,开学后,我可就是一名高二的学生了。 这些天里,我和猫咪夜夜都在网上见面,透过视频,我见她恢复的很快,头发也长了出来,已经渐渐有她当初发给我的那张照片里的感觉。

我问她,具体什么时候可以出院猫咪却说,原本就这两天,可刘主任又建议她爸爸,再让她留院多观察一段时间。 她现在也说不准什么时候能出院,不过应该很快。 我让她不要着急,听医生的话,等身体调养好了,再来找我也不迟。 我们又聊了一会后,猫咪就说护士拿药给她,她得休息了。

说完,她的头像便灰了。 而猫咪一下线,我也没事可干,这两天似乎一切都很平静。 不仅因为二姐也表示理解我和四姐拍戏的事,而且就在昨天,三姐竟然也回家了,她看上去好像完全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不愉快,仍然和我还有四姐有说有笑。

看到三姐和四姐又重新成为一对好姐妹,我还是蛮开心的。 关上电脑后,我一瞅闹钟,都快九点了,还是洗洗睡吧。

明天封华那小子让我去他家,听说他从大连带回了一些稀奇东西,这可得去见识见识。 我正要去拿换洗衣服,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我一瞅来电显示,是华露打来的,也不知道她这么晚打来想说什么。 “喂”我拿起了手机。

那头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过了好半天,才听到华露断断续续的说:“你骗我你骗我”我听她口齿不清,好像喝酒了,就问:“你在哪你身边还有其他人吗让他们接下电话。 ”可华露根本不听我说话,只是一个劲的重复道:“你骗我。

你骗我。

”好在她手机里的gps一直开着,我怕她出事,只好强行进行了对接,知道了她所处的位置。 等我赶到那个酒吧的时候,她果然已经喝的烂醉如泥,仍然在对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嘟囔:“你骗我。

你骗我。

”我喊了她几声,根本喊不醒,最后只好结了酒钱,打车送她回家。 幸亏我还记得那个小区的名字,要不然,真不知该如何办才好。

还是二十五楼,还是那个门牌号,这是我第二次来华露家。 我摁了摁门铃,里面没反应,估计今晚又她一个人在家,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伤心事,以至于喝成了这幅样子。

我翻开她的包找出钥匙,将她搀进屋,打开灯后,扶她在沙发上躺下。

可还没等我喘口气,华露已经难受的扣着嗓子吐了一地,我只好又找出拖把来收拾,又倒了一杯开水给她,让她漱口。

一切完事后,华露才渐渐平复下来。 我见她满头都是汗,又烧了一壶热水,把毛巾浸湿后,给她擦汗。 过了一会儿,我猜她可能睡着了,就将她抱起来,打算送她回房睡。 可就在这个时候,客厅的门忽然开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士走了进来,而且在她的身后,还有另一位看起来和她长得很相像的女士。 第一个进来的我认识,是华露的妈妈,第二个我也同样认识,是学校的大股东华韵,孟小美的妈妈。 前段时间,我还在想生活竟是如此的平静,没想到这么快,老天就给我露了一手,而且是一大手。

华露的妈妈看见我时,先是惊奇,然后是震惊,我都认出她了,她不可能认不出我。 她可能没想到一个牛郎,当然这是她个人对我的误解,竟然跑到她家里,而且还抱着她的宝贝女儿。 “你你”她指着我刚吐了两个词,就把皮夹子打开,看样子又要掏钱,只是不知道,她这回是怎么看待我的。

果然,她很快便拿出一叠百元大钞,朝我扔了过来:“拿上这些钱,赶紧走你以后不要再见我女儿,她还是学生。 这些钱,你要是还嫌不够,可以讲个数,我尽量满足你,只是你得答应,以后都不要再纠缠我女儿了。 ”她这话我听明白了,我这回又成了勾引富家千金的小白脸。

孟小美的妈妈,也就是华韵听到这话后,却赶忙拦住:“三妹,你胡说什么呢今晚可没让你喝酒呀。 这个男孩子我认识,是我们学校的,可以算是露露的同学,上一学期跟我们家小美还是同座呢。 ”“什么他还是学生”华露的妈妈现在头都大了,她一定想不通,为何她女儿的同学,当初会出现在她的床上。

“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华韵开始替自己的妹妹盘问我。

我只好实话实说:“我在电话里发现华露喝醉了,怕她出事,就把她送了回来,你们刚才进来的时候,我正要抱她进房休息呢。

”华韵点点头,又问:“露露为什么要喝酒她平日里可是滴酒不沾”我一耸肩,表示这事我也弄不清楚,同时问华韵:“校董你看你们都回来了,华露也有人照顾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呵呵”这一声校董,她显然很受用:“在学校外面,不要这么叫我,你既然和露露、小美都是同学,那就喊阿姨吧。 ”我赶紧喊一句:“华阿姨我那先走了,免得回去晚了,让爸妈担心。 ”华韵笑眯眯地往旁边一站,好让我过去,同时对华露的妈妈说:“三妹你看人家男孩多懂事,要是光禄能有人家一半省心就好了,可惜大姐走的太早了,光靠大姐夫,再好的苗也得毁了。 ”我在外面听的可乐,就李光禄那贱男还敢跟我比,我就是让他一只腿,他也撵不上我。 好了闲话不多说,还是回家睡觉吧,明天还要起早呢。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和老妈打过招呼后,便直奔封华他家别墅。

一到地方,就那小子一个人。

我问,赵玉楠呢,不是说喊他一起吗封华摆摆手,别提了,那熊孩子,正被他老爸关禁闭呢。 我赶紧问怎么回事封华说,他小子也算色胆包天了,在夏令营里勾引人家女孩子不成,就在他们驻扎的那个地方,当地的一个按摩院里,找了个小姐来泄火。

这孙子可真够倒霉的,还没等脱裤子,就碰上一大帮公安来扫黄,他被逮了个现行,要不是他老子有门路,现在还在号子里关着呢。

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不过这事也太巧了,我就问封华,是不是他故意编来蒙我的。 封华立马赌咒发誓,说这是他从另外一个同学那打听到的,那同学和赵玉楠去的是同一个夏令营,回来的时候,算是把赵玉楠这点破事,倒了个干干净净。 我一听,哈哈直乐。 我俩又取笑了赵玉楠一番后,封华便贼头贼脑的四下看了看,让我跟他进屋。

我一见这架势,便知道这是要领我去看,他带回来的那东西,昨天便听封华把那东西吹得特玄幻,也不知是真是假。

今天非要一开眼界不可不是有句老话这么说嘛是骡子是马,先拉出来溜溜再说。

上一篇:秦朝阿房宫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