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孩子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秦泽长这么大,连场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谈过,娶媳妇什么的,他想都没想过,太遥远。

秦宝宝钻进小红马,眼眶还是红红的,不敢去看弟弟,想了想,又觉得不甘心,就说:“把刚才的事忘了。 ”秦泽一脸茫然:“刚才发生了什么?”秦宝宝“哼”一声,嘴角翘起:“算你识相。

”秦泽嘴贱:“我才不记得某人哭着喊着求我别娶媳妇呢。

”“老娘跟你拼了。

”秦宝宝炸毛,扑过来死掐秦泽的脖子。 车厢里乒乒乓乓的激烈打斗声。

秦宝宝伏在弟弟胸口,双手被绞扭在背,大口喘息,脑袋还不忘用力撞这家伙的胸口,低声骂着:混蛋混蛋......“我觉得吧,是你年纪不小了,该结婚了。 至于我,娶媳妇还早着呢。

”秦泽腾出一只手捏姐姐的脸蛋。

反常的,秦宝宝没挣扎,眼底黯然一闪而逝。

“不娶媳妇了,做一辈子单身狗。 ”秦泽说。 秦宝宝容光焕发,开心道:“那最好了。 ”“好什么好,你不是说我是家里的独苗嘛,老秦家不好断后的,不然爷爷的棺材板你去按?”“啪嗒”一粒豆大的雨点打在车窗玻璃上,继而暴雨倾泻,哗啦啦的雨声填满整个世界。 雨水沿着玻璃哗啦啦往下流,形成一层透明水膜。

雨流狂落,地面溅起稠密雨雾。 “下雨了?!”秦宝宝吃力的昂起头,朝车窗外张望。 “嗯。

”秦泽松开手,把她扶起来。 夏天的雨总是又急又猛,没来由的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压迫感。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手机铃声响起,姐弟俩同时摸口袋,他俩天天在“撞车”,依旧是秦宝宝的手机在响,秦泽二十二年的路人甲模板,注定他手机冷清。

“妈......”秦宝宝接通电话,喊了一声。 “你回来了么?”秦妈的声音。

“正准备回来呢。 ”秦宝宝说。 “不用回来了,”秦妈语气中含着无奈,“宝宝我跟你说啊,相亲的事黄了。

”“黄了?”秦宝宝神色一喜,语气愤慨:“怎么就黄了,我这都打扮好准备出门了,说黄就黄了,他几个意思啊,看不上我么。 知道我有多正视今天的相亲吗。 ”秦泽瞅了瞅姐姐云鬓散乱的模样,短袖皱巴巴,领口也歪了,露出半个雪白的肩膀和胸前一抹腻白。

这叫做哪门子的精心打扮。 秦宝宝还在抱怨,说自己穿的多庄重,有多期待,结果就这样黄了,很失望,很受伤。

秦妈一听,愧疚了,“宝宝没事,好男人多的是,妈给你留心留心,下星期你再回来。

”秦宝宝花容失色,“哎呀,妈,我就是想说,你别费那般功夫了,多累啊。 ”“要的要的。 ”“不要的不要的。 ”秦泽翻了个白眼,让你作。

挂了电话,秦宝宝一脸宅斗失败的沮丧模样。 秦宝宝的意思是:妈你真不靠谱,害的我白白期待一场,以后这样的事情请少些。

姜还是老的辣,秦妈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把女儿的意思理解成:女儿很喜欢相亲,今天这事是我工作没做好,我检讨,并争取做的更好。

“歪楼”歪的天衣无缝。 “也不想想你是谁肚子里出来的,就那么点小心思,能瞒得过咱妈?”秦泽不屑。

“闭嘴。

”秦宝宝哼了一声。

秦泽就去摸姐姐的头,但被她拍开,这才是摸头杀的正确打开方式。

本来姐姐是不抗拒弟弟摸头杀的,但某天,秦泽摸完姐姐的头,哈哈大笑说:这就是网上盛传的“笑摸狗头”。

被姐姐追着满屋子打,自那以后,秦宝宝不乐意弟弟摸头了,并很热衷笑着摸弟弟的头。

相亲的事,是男方反悔了,那家伙普通工薪阶层,家世清白,在沪市有套房子,三十岁。 秦泽的小姑介绍给秦妈的,秦妈一看,哎呦,长的挺帅,又有房子,也是本地人,就把秦宝宝的照片给他看。

结果男方一看,当时就怂了。

大明星秦宝宝谁不认识啊,他就一普通人,根本驾驭不住。 很有自知之明的婉拒了。

带着兴奋和失落的心情离开,估计他能跟亲朋好友吹好几年了。 “小姑怎么有闲心给你介绍对象。

”秦泽问。 “她儿子住咱们家去了呗。

”秦宝宝说。 “怎么回事。 ”“中考没考好,可能是玩游戏耽误了吧,小姑父很失望很愤怒,但想了想,觉得儿子考坏了,心里肯定也难过,就决定带他出去玩玩,散散心。 让表弟去办身份证。 ”秦宝宝语气浓浓的八卦气息:“结果那小王八蛋不理不睬,跟你一样就知道打游戏,小姑父顿时就炸了,狠狠一顿毒打。

比老爹打你还狠那种。 小姑太溺爱儿子,就把人送她哥这里来了,避避风头。 ”“慈母多败儿。

”秦泽打趣道:“他也不愿意来咱们家吧,老爷子成天讲大道理,每天灌毒鸡汤。

”“你也知道慈母多败儿。 ”秦宝宝给他一个“滑稽”哥的表情。 “慈母多败女也是适用的。 ”秦泽说。 “屁,你是独苗儿子,妈最疼你。

”“最疼你吧,老爷子打我的时候她也没阻止。 ”“败儿子。

”“败女儿。 ”姐弟俩日常斗嘴。

关于这个话题,他们谁都说服不了谁,秦妈算是能一碗水端平的,至于天天棍棒伺候儿子的老爷子,只能说教育方法不同,打是亲骂是爱,这句话形容的就是父母。

只是对比起千依百顺女儿,秦泽就觉得自己是充话费送的。

同一时间,家里。 老爷子双腿交叠坐在沙发,展开一份报纸,秦妈挂掉电话,叹了口气,“死丫头指不定有多开心。 ”老爷子摇摇头:“不叫人省心,她现在的身份,也不适合相亲了,万一被狗仔队偷拍,人没嫁成,事业先毁了。 ”秦妈正欲反驳,手机响了,她低眉扫了一眼号码,脸色顿变,下意识的紧握手机,像是要把手机连通铃声一起藏住。 老爷子抬头,“怎么不接电话?”秦妈强笑道:“陌生号码,许是推销电话。 ”她拒接了这条来电。 秦妈发了会呆,起身说:“我去菜市场转转。 ”老爷子“嗯”一声,低头看报。

秦妈臂弯挂着家庭主妇买菜专用的布袋,提着雨伞出门。 从电梯下到一楼,她故作镇定的脸色终于绷不住,露出惊怒惶恐之色。

雨落狂流,哗啦啦暴雨声充斥天地,指头粗的雨滴砸落,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秦妈望着滂沱大雨发呆,手机铃声又响起来。 还是那个号码。

秦妈紧紧拽住手机,几经犹豫,选择了接听电话。 “小岚,我马上到沪市了。

”电话里传来沉稳的男人声音。

秦妈心里徒然一沉:“你来沪市干嘛。

”“来看看你和孩子。

”男人说。 秦妈声音徒然尖锐起来:“看什么孩子,哪个是你孩子,早就和你们家没关系了。 ”男人沉默了片刻,叹道:“你让我见见孩子行吗,我已经很多年没见孩子,毕竟血浓于水。

”秦妈冷笑一声:“血浓于水?你装什么有情有义,当初就说好的事情,后悔了?迟了!”男人沉声道:“小岚......”秦妈激动的打断他,声色俱厉:“够了,我警告你,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孩子跟你们没关系,姓秦。 ”男人说:“咱们不在电话里说了,见面谈,好吗?”“犯不着。

”秦妈怒道:“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我还有十分钟到虹桥站,如果你不来,我就去你家,地址我记得。

”秦妈咬牙道:“好,我现在就过去。 ”。

上一篇:幼儿园应该是流淌着奶和蜜的地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