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歌子·天上星河转拼音版翻译赏析原文

南歌子·天上星河转赏析  这首《》所作年月不详,但从抒发国破家亡之恨来看,似为漂浮伍所作。

   “”,以对句作景语起,但非泛泛气象,而有深情熔铸其中。

“星河转”谓银河动弹,一“转”字申明时刻活动,而且是颇长的一个跨度;人能关心至此,则其中夜无眠可知。

“帘幕垂”言闺房中密帘遮护。 帘幕“垂”而已,其中事若何,还没有可知。

“星河转”而冠以“天上”,是泛泛言语,“帘幕垂”表说是“人世”的,却显分歧泛泛。 “天上、人世”对举,就有“人天远隔”的含义,分量马上沉重起来,仿佛其中有沉哀欲诉,词一路笔就先声夺人。 此词直述夫妻死别之悲怆,字面上虽似恬静无波,内中则暗流澎湃。    前两句蓄势“凉生枕簟泪痕滋”一句。

至直泻无余。

枕簟生凉,不单是说天色,而是将孤寂凄苦之情移于物象。 “泪痕滋”,所谓“悲从中来,不成隔离”,至此不能不暂歇,人亦劳瘁。 “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原本是和衣而卧,到此解衣欲睡。

但要睡的时刻已经是很晚了,开首的“星河转”已有暗示,这里“聊问夜何其”更明言之。 “夜何其”,其(jī),语助辞。 “夜何其”出自《·小雅·庭燎》“夜若何其?夜未央(半);夜若何其?夜绣(向)晨”,意思是夜深邃深厚已近早晨。 “聊问”是自己心下估计,此句状写词人情态。 情状已出,苦衷亦露,词转入下片。    下片直接“”为过片,接应上片结句“罗衣”,描画衣上的花绣。 因解衣欲睡,看到衣上花绣,又生出一番思绪来,“翠贴”、“金销”皆倒装,是贴翠和销金的两种工艺,即以翠羽贴成莲蓬样,以金线嵌绣莲叶纹。

这是贵妇人的衣裳,词人一向带着,穿着。 而今重见,夜深之际,不由想起悠悠。

“旧时天色旧时衣”,这是一句极泛泛的白话,唯怀孕历沧桑之变者才能体味其中所包括的很多内容,很多豪情。

“只有不似旧家时”句的“旧家时”也就是“旧时”。 秋凉天色如旧,金翠罗衣如旧,穿这罗衣的人也是由畴前过来的旧人,只有人的“情怀”不似旧时了!泛泛言语,一再朗读,只觉字字悲咽。    以泛泛言语入词,是易安词最突出的特点,字字句句磨炼精致,平常白话协调入诗。 这首词看似平平平淡,只将一个才女的心思娓娓道来,不惊不怒,却悦耳至深。

南歌子·天上星河转赏析:国破家亡两重恨晚境零落思无尽  这首词写之情,奇特之处在于抓取中一个泛泛细节,感怀寄情,深致委婉。 开首两句,现实也是的勾当。 “星河转”是人的感受,申明时刻在流逝;“帘幕垂”是不雅观察所及,显示出房子内一片寂静,而睡榻上的人醒着。

“天上”和“人世”相对比,一个“动”,一个“静”,显示时刻流逝的无情和人处其间的。 夜深露重,枕簟生凉,而永夜难眠者和衣而卧,清泪长流。

此处不道原委,只写情状,而悲苦之情可见。

但情因何而来,却就此打住了,转而去写另外事。

永夜难眠,悲情满怀,人也劳乏了,于是起身解衣安睡;虽解衣欲睡,却又百无聊赖,心中倏忽涌起个无聊的问题“这漫漫永夜究竟是若何的呢”。 词人是不愿去追求答案的,只是心中无聊又无奈的写照。

就在此时,眼光落在了正要解下的罗衣之上,那上面的图案是以翠羽贴成的莲蓬,以金线嵌绣的莲叶纹。 这罗衣应当是诗人昔年所作、一向陪同在身边的珍爱之物,睹物思情,于永夜无聊之际,不由唤起悠悠。

本欲睡而不能睡,本不表而不能不表,暗续了上面词人清泪长流的情形,交接出词人正是为思乡怀旧之情所苦的原由。

这正是,旧物虽在,而主人已非。

那么,是甚么改变了情怀呢?此处没有道明,联系词人的遭际,自然想得年夜白,正是“含不尽之定见于言外”。

上一篇:南京工业职业手艺学院教务搜集治理系统httpjwxx.niit.edu.cn

下一篇:生物:《土壤里的小动物》同步操练(苏科版七年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