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档案》是由酱爆茄子创作的恐怖类小说,主角许越,徐青青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终于认出来了么?说吧,那失踪的十六个人在哪儿?”...在病房里面我分析很多,心里话全部说了出来,这些话我连张扬这个刑侦大队队长都没告诉过。

徐青青一句无意的话引起我的注意:男扮女装。 一些作案凶手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他会根据自己的身体特征来装扮成男女老少。 最低端的伪装方法,是使用一些女性道具,假发,口红以及一些彰显女性的衣服和装饰物。

而高端伪装,这一类比较难以分辨,他们属于犯罪团伙中智商比较高的群体,每一个细节都不会放过。 就拿装扮女性为例,他们哪怕连女性的动作都要模仿,走路,吃饭和交谈举止。

连他们自己都相信自己是个女性,这样警方会更加难以分辨,要用一个形容词的话,那就是天衣无缝。 然而再怎么逼真的伪装,终究无法掩饰男人的特征,上帝既然把人分为男女,那么就有特别的方法来辩分这两类人。 “你说,这次的作案动机是什么?”我问徐青青说。 徐青青说:“之前你已经分析过,根据死者身份可以判断,凶手不为财杀,复仇,他杀等等。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凶手出于某种原因想要被害人的性命。

”说完,她觉得这句话不对,想了想,眼睛慢慢的睁大。

我笑了笑,问她说介不介意我抽支烟。

她摇摇头。

点着烟后,我笑着开口:“这些分析是在没有找到被害人的尸体前,但现在已经找到一具被害人的尸体,所以之前那个分析可以推翻。

”徐青青让我继续说。

“那晚我两闯进项老疯子的居所时,发现他的尸体被人割掉脑袋,我仔细看了看,割痕平整娴熟,可以判断凶手使用锐器作案且熟练度很高,应该从事过屠杀工作。

”“从地上案发现场的血液呈圆形抛洒的形状,说明被害人当时处于站立状态,而且屋子里面没有明显的打抖痕迹,看来被害人对凶手非常信任。 ”徐青青问我说:“你用什么方法从血液形状判断出死者生前的状态?”我看了她一眼,慢慢的开口解释:“你身为刑侦队员,应该具备一般警察所没有能耐,血液喷溅分析理论应该是刑侦大队每年的必考题目。

”“我和你不同,当时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尸体身上,而我的注意力则是地上。

所有凶杀现场,证据最多的往往不是尸体,而是尸体周围的地面。 ”喘了口气,我接着说:“项老疯子尸体的附近,我从地上看见了大量的喷溅性血液痕迹。

要形成这种血液痕迹,需要人体内有巨大的压力,而只要划开大动脉,就能达成这种因素。 ”“所以我怕判断,项老疯子当时在没有防备的状态下被人一刀砍掉脑袋,巨大的血流能喷溅三楼的高度。 血液因为巨大压力撞击到屋子天花板,接而往地面滴去,这样就形成了圆形的喷溅痕迹。

”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尸体,尸体虽然说被凶手割走了十分之七八的肉,但依然能从骸骨上找出相当重要的线索。 徐青青不说话了,眨着大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我问她说:“你觉得,能让项老疯子保持信任的人是谁?有个地方需要注意,根据走访项老疯子生前患有精神病。

”她仍然坚信是本村人。 我摇摇头,告诉她这个观点大错特错。 她问我为什么?我开口道:“采访中你有没有发现,从村民的举止言行中不难听出,村民对于这个患有精神病的孤独老人有一种厌恶感。 这种感觉也许是项老疯子杀掉了村里的狗,狗养长了都有感情,但不能为了一只狗从而和老疯子发生争吵,从而只能怀恨在心。

”“我猜项老疯子平日里在村子里应该没少做缺德事,屠狗只是诱发村里人恨他的因素之一。

所以,你认为项老疯子会信任关系原本就很紧张的村里人么?”徐青青一副醍醐灌顶的样子,冲我伸出大拇指,吵着说要出院。

她意识到,这个案子可能咬破了,距离张队在上头立下军令状的时间还有三天。

我冲她摆摆手说:“这些只是我的分析,但没有证据,尽管我们两都相信自己的分析没有出错。 ”法律上,证据是最重要的东西,没有证据,法律也无可奈何作案人。 随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问我说那项老疯子信任谁?我笑而不语,她看了我几眼,紧跟着也笑了,脸上浮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两只眼睛完成了月牙儿,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 ……第二天,项老疯子的邻居被秘密带到局子,刑侦大队派人去搜查他居住的地方。 这个曾经招呼我们进去做做的老人叫高勇,他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被脾气火爆的扬子锤了一顿后,仍然笑着。 最后我亲自上证,直视着这个花甲老人的眼睛,我有种害怕的感觉。 从我进去后,他也不笑了,死死打量着我,好像在想什么?忽然,他惊讶的自语了句:“是你?”他招呼过我们,自然认识我和徐青青,但听这中语气,就好像我和他之前早就认识了一样?我心里有些疑问,但还是做出一副‘你才知道’的模样。 “终于认出来了么?说吧,那失踪的十六个人在哪儿?”他笑了,笑容有些不屑,却又有些阴森,但就是不说话。

对于这个老人,我不能打不能骂,以前县城里出现躲猫猫事件,就是办案警察没脑子,不知事情轻重,想要先打后问,结果把人打死了。

高勇给我一种感觉,他不怕警察,反侦查能力非常高。 一时间,在缺少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本着无罪的借口将他无罪释放。 看着他离开局子时,我冲张扬说道:“杨队,派三个兄弟日夜监查他,就连拉屎的一举一动我们都要知道。

”张扬疑惑的问我:“为什么要三个兄弟,这种人一个就够了。

”我笑了笑,说:“一个兄弟过去会有危险,只有三个相互照应才不会发生意外。

”张扬有些不认同,说我对这个老头儿的评价太高了,一个老人而已,能威胁到经过专业格斗训练的兄弟?最后所有人都认为,监视一个老头没必要大费周章,再说现在警力告急,让黑子去就成。

这一点我倒是同意,这个人深不见底,究竟有多大的能耐我也不知道。

上一篇:红色档案许越,徐青青免费全文章节阅读

下一篇:红色档案许越,徐青青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