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到威尼斯:四位艺术家的中国驻地体验和艺术创作

西班牙艺术家SantiagoAleman及其作品《左》在被问及如何挑选此次参展的艺术家时,策展人CarloGiordanetti表示,艺术家本人是否有趣、其作品是否能与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产生联系是他的首要考虑:比如说Dorothy的作品,她使用了很多布料和刺绣工艺,反映了韩国文化。

Jessie(龚颖颖)关注的是中国和日本的手作传统。

Tracey虽然来自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她关注上海的生活,呈现了一样非常强调手工的作品,我很喜欢这一点。 对我来说它们之间是有联系的。 至于Santiago,我喜欢他作品中的颜色和质地,而且你可以看到他是一名画家。

在这个数字艺术无处不在的时代到处都是影像艺术、摄影艺术、生物艺术我想要展现由人之手创作出来的作品……我认为他们的作品启迪人心、充满力量,让我思绪万千,因此我想要展现给公众。 他说。 与此同时,Giordanetti也认为四位艺术家的作品与本届双年展的大主题愿你生活在一个有趣的时代遥相呼应。

我认为大主题非常开放,如果你是一位艺术家,你就是有趣时代的一部分,你本人,就是有趣时代本身。

他说,这同样也是因为他们的个人故事。 Dorothy在治疗过程中找到了内在能量,创造出了一些新的东西,对她来说那就是一段有趣的时光;Tracey观察中国人生活的方式很有趣;Jessie和女人们围着桌子一起工作显然有一个时间的维度,而且那段时光充满了感情;Santiago从天主教堂获取了灵感,在抽象而色彩分明的作品中让人感到飞升进入一个更高的维度,这也是一种回归自己的根并将之转化为一种不同的东西的有趣方式。

自2011年11月开业以来,该项目已接待了32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居艺术家。

Giordanetti也向界面文化透露了驻地项目的选拔标准:当我们收到申请时,我们主要看三个方面:你过去做过什么,有过什么成就;你目前在做什么;你为什么想来上海,来上海想做什么。

他笑着表示,他们虽然充分尊重艺术家的意愿,但也不是一个仅仅为了满足艺术家游历陌生国家意愿的旅行社。

在有一份申请里,我看到非常美丽的作品,但我发现艺术家表示自己想来上海仅仅是因为他没来过这里。 他很诚实,对此我很欣赏,但这对我们来说就不那么有趣了。 不过,Giordanetti强调了艺术家一旦入选,就会充分享有创作的自由,即使是他们最终完成的作品和在申请材料中描述的完全不一致也没有关系,他们无需被自己当初写在申请表上的目标所限制,对我们来说,这更多是一种了解艺术家的方式。

随着这一驻地项目的发展,Giordanetti注意到申请者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艺术家的身影,入选的中国艺术家不仅成为了其他初来乍到的外国艺术家的英雄,帮助他们更快适应陌生的环境,也在这个项目中得到了自我反思、自由创作的难得机会。

我记得有一位中国艺术家特别有趣,他父母在中国,他在美国,但他不想一回国就回家面对父母,他希望先在中国找一个地方适应一下,然后回家,我发现这一点很有趣,因为这是一个家庭问题!对他来说,上海和平饭店是他形成一个新身份的第一步。

申请艺术家的人数越来越多,其身份背景日益多元,这也拓展了和平饭店艺术中心对艺术的定义。

Giordanetti发现,许多西方申请者有表演艺术背景,他们对中国的舞蹈和身体行为既好奇又陌生。

为此,和平饭店艺术中心将其中一件工作室改造成了舞蹈室,以容纳表演艺术家的加入。

整体而言,外国艺术家在来到上海后或多或少都会经历某种文化冲击这座紧张剧烈、节奏感飞快的城市甚至会给部分艺术家带来类似瘫痪的强烈感受。 如果你来自纽约,只要你习惯了这里的语言,那你就会感觉还好;但如果你来自一个小城市,特别是来自行事风格更缓慢的拉丁美洲国家,这里的生活会令你震惊。

尽管如此,Giordanetti认为上海经历对艺术家来说是一种难得的体验,特别是当地丰富的材料布料、塑料、陶瓷等等能够给予艺术家无尽的灵感。

很多艺术家在这里获取灵感,然后创作出了全新的作品。

在该项目之外,斯沃琪还在英国艺术家JoeTilson90岁生日及艺术创作历时70周年之际邀请他在绿园城堡展区的户外区域创作装置艺术作品《THEFLAGS》。 这件装置由Tilson的作品《威尼斯之石》(TheStonesofVenice)中的三幅放大组成。 Tilson曾于1964年代表英国参加第32届威尼斯双年展,从1949年起,他就经常旅居威尼斯。

在《威尼斯之石》中,他描绘了自己钟爱的威尼斯教堂外墙、石板上的几何图案和铭文手迹,色彩明快并带有历史沧桑感的斑驳笔触。

上一篇:带迎字的微信网名,一缕春风迎晨光!

下一篇:《阳光打在地上——海子名诗美图版》出版——纪念海子逝世3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