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前闲聊(一、奈何桥头奇遇)

  突然昏厥倒地,爬起来,又好了。 轻松走上河堤。 堤坡绿草如茵,堤内柳树如带。 和风徐徐。 阳光明媚。

放眼望去,广阔自由。

可望对岸,雾霾茫茫,一片阴暗。 再俯视河水如墨。

心一下抑郁起来。

  走着,走着。

抬头猛见一座桥,桥拱上有奈何桥三个篆字,阴森可怖。

心立即紧缩。 走近,看见桥面上两个丑陋凶狠夜叉押着一名带枷的妇女,几个道士端着一碗汤,围着苦劝:人生如黄连,不堪回首。 喝下这碗汤,便会忘记一切,获得愉快。 声音凄厉。 这不就是所说的忘魂汤么?便更恐惧。   突然,低头看见一人坐在堤坡上,面相好熟。 再仔细看,呀,这不就是我剧本中的黄文清么?读高中时,号召知识青年到农场垦荒,有些同学表里不一,我就创作了一个话剧《虚伪的人》,全校演出,他在舞台上进行猛烈抨击后,就真心奔赴新农场了。 几十年苦苦寻觅,怎么到这儿来?他仔细端详,似乎也认识了我。

于是彼此立即热情打招呼。

紧紧握手,寒暄了好一会儿。

最后又坐下来闲聊。   哪里不好去,怎么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你要知道走过这奈何桥,就是阴间了呢。

那阎王的刑罚可恐怖呢。

你到丰都去看看。   不是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么?我今年正好八十四呢。

  可我还末到八十四呀。 不过也过了七十三。 有人说,人的生长期很长,成熟期很短。

七十过后,以前看不到的,看到了,以前听不到的,听到了,以前不明白的,弄明白了,慢悠悠一觉醒来,睁开眼,一下看清了社会,看清了自己。

我充实,我轻松了。 此刻死了也值。

  天分+勤奋+缘分+本分=成功  以前,总闹不明白为什么我拼搏一生不能成功。

现在看了上面公式,才猛然发现从开始就注定不能成功。   首先,志大才疏。 从小想入非非。 最终不过黄粱一梦。 究其原因就是才疏,没有天赋。

天分基本有两条,即记性与悟性。 记得读高中时,星期天早晨总要到公园背唐诗,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新婚别,垂老别,无家别,一个早晨背不了一首。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

可我却吟不出。 头脑如沙漠,能长出树来么?  其次是个性。 有所学校门前墙上刷着这样几个大字:性格决定命运。

我个性孤僻,不善于也不愿意与人来往。

然而社会就是交际。 没有源头活水来,哪有方塘清如许呢?一个篱笆也要三个桩呢。 没有厚实的底座哪来的金字塔呢?  这时就像一股泉水找到一个出处汩汩而出,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知己,便把平时积压在内心的话迫不及待倒了出来,侃侃而谈。

  然而听者麻木,没有反应。

  这也难怪,他初中毕业,讥讽那些心口不一同学虚伪后,就诚心下放到新建的农场劳动,不久就当上小学教师。 在当地成了家。

从此,从家到学校,从办公室到教室,几十年如一日。 就像一池水毫无涟漪。 不像我胸怀大志起伏拼搏。

  在认知上,人可分为三类:一先知先觉;二后知后觉;三不知不觉。 第一类属精英,我们攀不上;后知后觉,我好像就是,虽然是事后诸葛亮,但总明白了,应该感到幸运。

惟有那不知不觉,懵懂一生,是芸芸众生。

却无忧无虑,现在想来是最幸福的人。 我羡慕地看着他。

上一篇:婴儿中耳炎有哪些症状表现与预防方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