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红伟:沸腾的年代 希望的年代

这首优美的抒情诗和其他三首诗以组诗《海南情思》(四首)总题发表在1980年2月22日《人民日报》后,引起了巨大反响。 1980年8月号《诗刊》发表了章明的批评诗歌的文章《令人气闷的“朦胧”》,其中对李小雨的《夜》加以批评,从而产生了一个影响了诗歌进程的诗学概念——朦胧诗。

1986年7月,我作为《诗刊》青年诗歌刊授学院的学员,受邀去杭州参加刊授学院改稿会。

8月中旬,在江南游历了一个多月后回家途经北京时,我专门到虎坊路甲15号当时的《诗刊》编辑部去拜访李小雨老师,想当面感谢她对我的关心和帮助。

可惜,去的那天,她有事出门了,从而使我和她失之交臂,错过了面见她聆听教诲的一次良机。 2012年4月21日,在筹备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的时候,我给已经从《诗刊》常务副主编岗位上退休,时任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李小雨老师发了短信,请她为纪念馆题词。

李小雨老师依旧像26年前那样热情、那样亲切,回信表示了对我创办纪念馆的大力支持。

7月28日,我收到了李小雨老师从北京寄来的题词和捐赠给诗歌纪念馆的著作。 题词是用碳素笔写在A4纸上的:。

上一篇:蓟州区:谈家风村风 扬新风正气

下一篇:没有了